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遠古部落:嬌妻她帶着空間來種田 第7章_一薰小說
◈ 第6章

第7章

紅鳥將魚遞到了翼的面前,也擋住了他看着餘思書的視線。

翼看向紅鳥問道,「二風呢?他的腿傷好了嗎?」

二風就是紅鳥的男人。

前幾天因為一頭野豬突然沖了過來,二風替翼擋了一下,傷到了大腿。

其實紅鳥並沒有去看二風。

事實上,她現在還住在自己的木屋,並不想去和二風生孩子。

她搖頭,「翼,這是給你吃的。」

翼接過,「你去給二風烤一條大魚,讓他的腿快點好,部落需要他。」

部落經過上次的戰役,有力量的青年少了許多。

紅鳥不應這話,想起白天餘思書說的話,「翼,明天我可以和你一起去狩獵。我知道一個地方,那裡的魚非常的肥美。」

翼將手中的魚用樹葉包好,「你已經有了男人,不需要再和我們一起打獵。只需要在附近采果子就行。」

他說著,拿着魚往餘思書那邊走。

餘思書已經將麵糰攤開成薄的。

此時正取了動物油抹在石塊上面,然後將麵餅鋪滿了燒紅的石頭。

「刺啦。」

一道聲音伴隨着麵粉脆香的味道傳來。

這是部落里的人,乃至整個拉耳森林所有的部落都不曾聞過的味道。

部落的人一時間都圍了過來。

餘思書將麵餅快速的翻了一面。

這麵餅被她捏的非常薄,火勢很大,很快就熟了。

將攤熟的麵餅拿到一旁的樹葉上放好,又利落的放了一個麵餅上去。

她拿起烤熟的麵餅掰了幾塊,先是遞給了早就饞的不行的大毛小毛。

「嘎嘣。」

大毛和小毛迫不及待的將麵餅塞進去嘴巴裏面。

麵餅和牙齒上碰撞到一起,發出脆響。

大毛小毛驚喜的立刻原地蹦了起來。

「翼的女人,你的食物真好吃。」

「我好喜歡,和紅紅的果子一樣,非常的好吃。」

餘思書彎着眼睛笑,「喜歡吃就好。」

她手中還有一塊。

忙活了這麼一會,鼻尖聞着餅的香味,她早就餓的前胸貼後背了。

張嘴,正打算將剩下的麵餅送進嘴巴里。

誰知旁邊蹲下來一個人。

一個麥色肌膚的手臂繞過她的肩膀,拿走了她手中為數不多的餅。

翼將餅塞進去了自己的嘴巴中。

餘思書手中卻多了一個樹葉包着的魚。

餘思書一巴掌拍在翼的手臂上,「你還我的餅,我肚子餓死了還沒吃一口呢!」

翼不說話,只顧着細細的品嘗着從她手中搶過來的餅。

太狗了。

餘思書氣的恨不得趴他手臂上狠狠的咬一口。

這時,大毛也狼吞虎咽的吃完了手中的餅。

並且,有樣學樣的,將那個烤焦的餅翻了一面。

小毛更是機靈,又去搬了兩塊扁平的石頭,放在了篝火的一旁。

其他部落的人,也躍躍欲試。

部落的這些女人,目光都瞪着餘思書旁邊放着的白花花的麵糰上。

她也乾脆,將麵糰揪成小團,分給了這些人。

餘思書:「大家剛才都看見了吧?照着這樣,先抹動物油脂,再放麵餅,注意別烤糊了就行。」

這些人非常的聰明。

餘思書只說了一遍,她們就能把麵餅弄的特別的薄,而且烤的特別的酥脆。

而餘思書不用和其他人分享, 也烤起了自己的餅。

剛烤好的餅是熱乎的,旁邊多餘的樹葉也都被拿去用了。

餘思書正伸着手指不知道怎麼將石板上面滾燙的餅拿起來的時候。

又是一隻麥色肌膚的手臂伸了過去。

也不怕燙,將那個麵餅拿在了手中。

餘思書急了,「你還吃,能不能先讓我嘗嘗?」

雖然是沒有任何加料的麵餅,但也是來這兩天她覺得像樣的食物了。

此刻,她饞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翼聞聲,面無表情的把自己的手送到餘思書的面前。

麵餅還有熾熱的溫度,可是翼像是感覺不到燙意,將手掌上的麵餅舉到餘思書的面前,

翼見餘思書沒動,「你怎麼不吃?」

餘思書反應過來,掰了一塊,「這麼燙,你的皮真是厚!」

說著,又趁着熱乎勁往自己的嘴巴填。

而剩下的那半塊,翼盡數填進去了自己口中。

這時,部落的人大多數已經嘗到了麵餅的味道。

「實在太好吃了,這是什麼食物?」

「好香,味道真的太好了,太神奇了。」

「剛才還是像灰塵一樣,加點水居然能夠變成這樣,翼的女人,你是哪裡弄來的這種食物?」

大家吃着麵餅,將餘思書和翼圍在了中間。

餘思書忙着嚼碎最後一口麵餅,吞下。

餘思書解釋道:「這個叫麵粉,是用小麥做的食物。我們剛才做的叫餅。」

「原來是餅啊,吃着真好吃。」

「不愧是通過神明選中的女人,真的給我們帶來了食物。」

「太厲害了,翼的女人,你能帶我們多做一些這樣的食物嗎?」

大家的目光,期待的看着餘思書。

餘思書被這樣的目光圍繞着,不由的生出了一絲責任感。

遠古時代的人,幾乎沒有什麼食物。

她穿越時空被召喚到了這裡來,貌似也不單單是成為部落之王的女人。

她的空間,好像才是神諭的力量。

這個力量,是可以幫助這些人,獲得活下去的力量。

餘思書心情激蕩,聲音都不免激動起來,「可以的,我那邊還剩下有麵粉,明天我還可以教大家做其他口味的食物。」

一聽餘思書這樣說,部落的人齊聲歡呼起來。

有的甚至手挽手的,開始圍着篝火跳了起來。

這也是她們吃過飯之後唯一的消遣節目。

遇到部落里狩獵回來豐富的食物,她們就會唱着歌謠來慶祝。

但是,現在她們的部落太弱了。

領土不斷的被侵佔,能獵到的食物也實在太少了。

而之前這些人警惕的看着餘思書,並不是因為她奇奇怪怪的女人。

而是因為,多一個人,就多了一張嘴吃飯。

她們的領土和食物,已經被其他部落驅逐的太狠了,支撐不了多久。

而今晚的這個麵餅,又香又脆,實在太好吃了。

她們好久沒有吃的這麼開心,吃過這麼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