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雙手合十念念有詞,一本正經的磕了三個頭,要多虔誠就多虔誠。
「粗鄙!」
「俗不可耐!」
「瞧她那不知廉恥的樣子!
一看就不是好東西!」
「衣不遮體還敢見佛祖,簡直有辱斯文!」
我提着裙子起身,毫不在意周圍貴婦們吃人的眼光和難聽的話語。
腰肢扭得動人,風姿搖曳。
別罵我,罵我的都是嫉妒!
走到蘇雲淮身邊時,手中的帕子正巧落在他眼前,我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這個人其實是有些小叛逆在身上的。
貌美公子越是嫌棄我風塵的身份,我就越是要露出來。
風塵女子怎麼了?
一樣拿下這些天潢貴胄。
蘇雲淮果然跟着我出了護國寺。
樓里的嫲嫲說的對。
越是孤傲矜貴的男人,骨子裡越是喜歡風流媚骨的女人。
不才在下,在花樓里堪稱天生尤物。
到了山下,早就等候多時的大漢已經迫不及待。
一窩蜂般衝上來。
英雄救美的戲碼上演的十分順利。
蘇雲淮武力值爆表,以一當十打的熱火朝天。
大漢們鬼哭狼嚎的逃下山。
我也順勢撲進了蘇雲淮懷中。
「裝夠了?」
我嬌弱的身子若有似無的貼着,能明顯感覺到他的胸膛火熱。
「救命之恩無以回報,小女以後只能跟着公子了。」
我自動忽略他眼中的不喜,臉皮極厚。
蘇雲淮身上散發出來的低氣壓瞬間籠罩全身,俊美無儔的臉上冷若冰霜。
「姑娘要失望了,在下不是姑娘要尋的如意郎君,在下沒有那麼大的財力。」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長道:「公子不必妄自菲薄。
眼下沒有富可敵國,不代表日後沒有,我可以等。
一切都等日後再說。」
蘇雲淮冷笑:「姑娘費盡心思引在下出來,所求為何?」
我就知道蘇雲淮這樣的人精,一般人根本騙不了他。
與其勞心費力,還不如將自己裝的蠢些。
畢竟這上京里,想引他注意的姑娘多了去了。
不差我一個。
「喜歡公子,想跟着公子,行不行?」
蘇雲淮眯着眼睛,眼底是**裸的嫌棄:「我不喜歡風塵女子。」
我從懷裡掏出賣身契,笑的天真:「那正好,前些日子剛贖了身。」
「怎麼贖的身?」
我嬌羞的笑了笑:「遇到個冤大頭,我把自己賣了十萬兩,凈賺了九萬。」
「然後呢?」
我又將賣身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