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時傾換鞋子的動作怔了下,這句話,果然很霍景深。

她回復:那你想要我怎麼謝啊。

從他發信息過來到她回了信息過去,全程不到一分鐘,以為能聊上天了,結果,他不知道又忙什麼去了,久久沒有等到回復。

時傾將手機放回口袋裡,換了鞋子,和林浩天一起在大廳里坐下。

林浩天望向對面的兩個女孩,最後視線落在妍子妮身上,說道,「子妮,這些天給你添麻煩了。」

妍子妮揮揮手,「林叔,你這說的什麼話啊,傾傾可是我割頭換命的姐妹,她的事就是我的事,怎麼會麻煩呢。」

身旁的時傾給了她一個大么么,「那好吧,姐妹,咱們出去買菜吧。」

「嗯,晚上做餐好吃的,慶祝林叔回家。」

時傾說,「爸,你洗個澡,好好休息一下,我們做好飯再叫你。」

「好,你們去吧,路上小心點。」

走出門,夕陽西下,晚霞紅遍半邊天。

從知道方家安出軌到現在,今天是時傾最開心的一天。

她和妍子妮手挽手的去了樓下附近的超市選購食材。

正選購青菜期間,口袋裡的手機嗡嗡的震動了兩下。

她迫不及待的拿出來打開一看,閃爍的眸,卻不知覺的變得暗淡了些。

以為是霍景深回復的信息,然而,卻只是10086提醒她該交費了。

她斂了斂眼神,又將手機放回去。

手還沒放開,再度感覺到了輕輕震動。

她怔了下,又拿出來,看着屏幕上顯示的一個1,十個8的手機號,心竟然像是被羽毛划過般,輕輕的顫了顫。

打開一看,依舊是一句簡短的話。

晚上八點,在昨晚的別墅里等我。

八點?

只剩一個多小時,還要做飯,哪裡夠時間。

這大BOSS怎麼不早點說,非要在她忙得抽不開身的時候來這麼一出。

時傾抬眼望向妍子妮,她正在專註的挑選食材,青蔥纖細的手指急忙在屏幕上打上:如果我說沒空呢。

發送過去。

以為又要等一陣才收到回復,然,發送成功不到幾秒鐘,就收到了他的回話。

時小姐這是打算過河拆橋?

時傾回:不是你想的那樣,只是今天我爸無罪釋放了,晚上為他接風洗塵,你說的時間點,我剛好在吃飯。

霍景深:你心裏應該清楚,我能投資,也能撤資,能把你爸救出來,同樣能再弄進去。

時傾望着他的信息,這才反應過來,原來,爸爸的事情,也是他解決的。

她一直認為是因為公司信譽有所回升,所以公安局的人給了面子才去調查的,調查沒有這個罪,才釋放。

沒想到,是他暗中幫她。

他既然說到做到了,那她起碼也該禮尚往來。

時傾深吸一口氣,回復:好,八點,我在別墅里等你。

霍景深:乖。

「傾傾,你在幹嘛呢?叫你幾聲也沒有聽到。」

妍子妮推着購物車過來,「怎麼了?有什麼事?」

時傾不動聲色的收起手機,溫婉道,「有個劇組發信息給我,讓我去試戲。」

「現在去?」妍子妮皺了皺細眉,「你決定要去嗎?我們說好晚上吃大餐的。」

時傾說,「我想去。出了這樣的事,現在基本沒劇組敢用我,加上公司也已經不是我們林家話事了,得養家糊口啊。」

妍子妮嘆息,「那你去吧,我支持你,晚上我來陪林叔吃飯。」

「嗯,謝謝你,燕子。」

「咱倆誰和誰啊,林叔在我的眼裡,就是爸爸一樣的存在。」

時傾擁着她的肩,「那我爸不是賺了?免費多了個這麼好的女兒。」

「那是當然。」

回到家裡,林浩天已經在客房裡沉沉睡著了。

時傾將做飯的任務交給妍子妮,回房換了套衣服,拿起霍景深昨天給的鑰匙放進包里,挎着包包就出門了。

昨晚她從別墅出來的時候看了眼外面的小區,叫麗水小區。

打了的士過去。

到了的時候,四周寂靜不已,亦或是隔音效果極好,不遠處的幾棟別墅,裏面亮着燈,卻沒有一點聲音。

時傾緩緩走進去,青白的路燈照耀下來,將她孤單的身影照得修長。

她打開古銅色的大門,再經過長長的青石小路,才來到了家門口。

拿起鑰匙一開,嘀的一聲,門自動打開。

開了一樓所有的燈,換了鞋子,然後,就坐在大廳里,等霍景深。

其實他約她過來,她心裏清清楚楚,他想幹什麼。

可是,她拒絕不了,別無選擇。

這是做他的女人,該盡的責任,而他答應她的事,也已經全然辦妥,她不能出爾反爾。

坐了好一會,也沒有等到他回來,距離八點鐘還有二十分鐘。

時傾伸了個懶腰,繼而盤腿坐在沙發上,無聊的打開了液晶電視,隨意選了個電影觀看。

一直到牆上的萬年曆電子錶提示八點鐘已到,霍景深依舊沒有回來。

或許正在回來的路上?

時傾撐着下巴,望着電視,繼續等。

時間一分一秒經過,八點半,再到九點鐘,仍然沒見人。

她終於忍不住拿起手機發了信息過去,問他幾點回來。

時傾心裏有點氣憤,他要是八點鐘回不來,就別讓她這麼早過來,哪怕讓她九點過來,她也能在家裡陪父親和燕子吃頓晚飯了。

然而,信息發出去,就像石沉大海般,了無音訊。

他到底在幹嘛?

時傾憤憤的拿起手機,撥打了的電話過去,卻聽到了已經關機的提示。

歪特?

讓她在家裡等他,他卻玩失蹤?

時傾憤憤的拿起遙控關了電視,起身離開。

媽的,想玩?恕不奉陪!

可是在玄關處換鞋子的時候,又想起他說的那句,能把你爸救出來,也能弄進去,能投資,也能撤資。

她的動作停了下來,萬一他是在忙工作,手機剛好沒電,而耽誤了時間呢?

等他回來看不見她,認為她沒來,那不是完了。

時傾又脫掉高跟鞋,穿回家居鞋,回到了沙發上坐下。

嗯,一定是覺得他幫了她這麼大的忙,又被他威脅了,她才願意在這裡等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