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哦?」他轉頭望了她一眼,「時大小姐,你的骨氣呢?」

時傾微微張着紅唇,然後冷哼道,「暫時離家出走了。」

他低低的笑了笑,回頭繼續開車。

時傾看着他硬朗的側臉,恍了恍神,他的樣子,與她記憶中某個人的樣子,有點像……

當時,他雪帽下的一張臉,也是如此英俊,將她從雪山的懸崖給拉了回來,可她還沒來得及道謝,他就已經划著雪橇,快速的離開了。

她對很多事情都是三分鐘熱度,卻唯獨把那個人的側臉,記了整整四年。

她一開始以為是方家安,以報答之心靠近他,在和他的相處中,慢慢的喜歡上他,可之後才發現,他根本不是那個人,但這段感情已經發展了,方家安對她很好,所以儘管知道他不是那個人,她也沒和他說分手。

可她怎麼也想不到,這渣男竟然會背着她出軌,簡直無法理解。

正當她沉思的時候,車子緩緩的停了下來。

時傾回神,打量了四周一眼,才發現不知道什麼他把她帶他家裡來了。

她瞥了他一眼,「你帶我來這裡幹什麼?」

他解開安全帶,「很明顯就是你啊。」

「……?」什麼很明顯就是她?

時傾一頭霧水,但也還是乖乖的解開安全帶,打開車門,腳剛踩下地,一陣鑽心的痛就蔓延上來。

她本能的將腳縮了回來,望向已經繞過車頭走過來的霍景深,「抱我。」

霍景深居高臨下的望着她,「不能走?」

「我要能走還需要你抱嗎?再說,你不是讓我做你的女人?對待女人,你不應該紳士一點咩?」

時傾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明明已經落魄得無家可歸了,什麼身份都沒有,但是在霍景深的面前,卻不由自主的做回了曾經的自己。

霍景深彎下腰,一把將她打橫抱起來往家裏面走。

時傾靠在他懷裡,聞着他身上好聞的香水味,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他的臉。

不得不說,他真的很帥,極其符合她審美的標準。

和這樣的男人談戀愛,他還替她解決這麼多難題,時傾突然有一種自己賺了的感覺……

她怕他反悔,忍不住問了句,「你是不是真的會投資林氏?」

他低頭望了她一眼,「我向來不騙人,尤其是女人。」

時傾冷哼,「這樣的話誰都會說。」

霍景深卻不再出聲,只留給她一副愛信不信的表情。

走進大廳,他將她放在了沙發上,纖長好看的手指附上她的腳腕,按下去,「這裡痛嗎?」

「痛死了。」時傾的臉上白了白,一把拍掉他的手,「你按哪裡不好啊,偏偏按中扭到的地方。」

「真難伺候。」

他丟下一句話,起身在前面的在茶几柜子上拿出了醫藥箱打開,翻找出一張藥膏,回頭就貼在了她的腳腕上。

她的腳頓時感覺不到疼痛,而是絲絲的涼意,還伴隨着好聞的葯香味。

時傾怔了下,不可思議的附在藥膏上輕輕按摩着腳腕,說道,「好神奇啊,貼上就不痛了。」

霍景深收拾好醫藥箱,回頭以一副你真是白痴的表情望着她。

時傾不明所以,但還是很傲嬌的回以他一個白眼。

兩人沉默了一陣,時傾剛想問他為什麼要對她那麼好的時候,他口袋裡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他拿出來,看着屏幕上跳動的備註之際蹙了蹙眉,繼而當著時傾的面接了起來。

「吃飯了沒?」

「不用等我,今晚有點事,不回去了。」

「公司的事。」

「你早點休息。」

他的話,很磁性很溫柔,就像是一陣陣悅耳的鈴聲,說到她心坎去了。

可是,每一個字,都是謊話。

時傾不禁覺得可笑,男人都是這樣的嗎?前一秒含情脈脈的說愛你,下一秒,便轉身去擁抱別的女人。

果然,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她鄙夷的望向他,然後,水靈的眼珠子轉了轉,用着嗲嗲的聲音說道,「先生,需要什麼特殊服務嗎?我們這什麼樣的美女都有,任你挑。」

話剛說完,只見霍景深立即掛掉了電話,危險的眯了眯眼眸,一步一步朝她靠近,「你說什麼?」

時傾往後一縮,「我,我背台詞啊。」

該死的,她幹嘛緊張得舌頭打結啊。

「很好。」他唇角勾起一抹曖昧的笑,抬起她的下頜,看着她那一張精緻卻又倔強的臉,低頭就撅住誘惑了他一晚上的唇。

她越倔強,他越想征服她,不管是身體,還是心理。

時傾僵了幾秒,反應過來之際,小粉拳捶打着他的胸膛,「放開我,我這腿還傷着呢。」

他的唇離開了幾厘米,額頭抵着她的額頭,湖水般幽深的眸望着她,聲音暗沉沙啞,「你的意思是,腿好了,就可以?」

時傾瞪他,「你的注意點在哪裡?我的意思是,你流氓。」

「呵。不做出點流氓事,還真對不起這個稱呼了。」

「你,唔……」

時傾話未說完,他再度封住了她的紅唇。

時傾囧,這人怎麼滿腦子都是這個?

可是,在她以為他真的那麼渣會有下一步的時候,他卻停止了對她的吻,從她身上起來,有些微粗糙的拇指指腹在她的唇上來回摩擦,「等你腿好了,加倍償還。」

時傾軟在沙發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氣,根本沒精力去回應他,也懶得回。

然後,他只丟給了她一串鑰匙,讓她搬過來住,就打算離開。

時傾望着他的背影,急急開口,「那你答應我的事……」

他還在玄關處換鞋子,漫不經心的說道,「放心,我答應的事,向來做到。」

時傾問,「那我爸爸什麼時候能出來?」

「你爸?」他換上鞋子,一身偉岸的站在那裡,「我可沒答應把你爸救出來,只答應,會向林氏投資。」

時傾的心頓時一沉,回頭想想,他好像確實是只答應她這個。

她大概是腳痛,痛得連腦子都混亂了。

腦海里會把她爸爸救出來的那個男人,只出現在她的夢裡。

霍景深終究還是走了,可能是因為他講電話的時候她說的多餘的那句話,所以,他一定回去和他女朋友解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