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時傾迷迷糊糊的睜開了雙眼,望着眼前的一切,才幡然大悟,原來,剛剛那幸福的一切,只是一個夢。

心裏湧上了從未有過的失落……

如果現實能和夢裡的那樣,就算讓她和不愛的人在一起一輩子,她認了。

可是,可是……只有結果,沒有如果。

時傾按了按疼痛的太陽穴,望了下手腕的表,六點鐘了?

她猛的站起來,往前台那邊跑過去,「美女,請問霍總下班了嗎?」

「你還沒有走啊?」前台看着她,像是看着一個笑話般,「總裁已經下班了。」

「他什麼時候走的?」

時傾懊惱不已,她怎麼就能睡著了呢。

前台一副事不關己的表情,「剛剛啊,你現在出去,或許還能追得上。」

時傾往外面看,只見一輛黑色林肯,正緩緩的往外面開着。

她急忙往那邊跑過去。

可她剛走出公司門口,車子已經轉出了路口,加快了車速。

時傾立馬拼盡全力追着那輛車子跑……

可人的速度始終也比不上車輪的速度,時傾追着追着,就已經落下了一大段距離。

最後,她因為腳下跑得無力,一個踉蹌,跌倒在地上。

她趴在地上,睜着空洞的眼神,望着越來越遠的車子,一直到它消失不見,才收回了視線,伸手去撫摸自己的腳腕。

扭到了,輕輕一動都痛得她臉色蒼白。

可她卻緊緊咬着唇,用力的爬起來。

剛站穩,一輛黑色林肯就停在了她的眼前。

車窗按了下來,戴着墨鏡的霍景深望着她,蹙了蹙眉,「上車。」

這聲音,怎麼有點熟悉?好像在哪裡聽過一樣。

可她這會哪顧得上思考那麼多,機會再度回到眼前,她當然不能放過,立馬打開車門,坐上了副駕駛。

一關上車門,就聞到了一股清新的薄荷味道。

她再度恍了恍神,這香水味,她也好像在哪裡聞過。

可一時半會,也想不起來了,她這腦子這幾天裝了太多事,壓根就記不起這些瑣碎事了。

直到霍景深摘下眼鏡,露出了俊美如斯的臉,望了她一眼,聲音低沉磁性,「你找我?」

時傾看着他的臉,這才迷迷糊糊的想起來,他他他……他不就是那天把她睡了的那個男人?

難怪她之前在網上看到關於他的新聞,總感覺這個男人有些眼熟,竟然是他。

她微微張着唇,怔了幾秒,然後像是想到什麼一樣,背脊挺了起來,「你就是霍景深?」

霍景深面無表情,「對,你說他技術不行的,霍景深。」

「……」

時傾一想起那天晚上他有力的衝撞,還有第二天早上她留下的挑釁的話,耳根子不由自主的紅了起來。

可她明明有事求他,卻一副傲嬌的姿態,說道,「那你確實是,技術不行啊。」

他風輕雲淡的來了句,「那你倒是別哭啊。」

「你……」時傾頓時間由耳根子,紅到了脖子。

霍景深看着她臉上豐富的表情,說道,「要不要再試一次,嗯?」

時傾說,「我找你,不是來和你說這個的。」

「哦。」他平靜道,「我以為你想和我討論我的技術。」

時傾雙手握拳小粉拳,忍住了曾幾何時立下要踹他的flag,做了個深呼吸,認真道,「霍總,我找你,是想請你投資林氏,現在只是我父親出了點問題,公司的前程還是很好的,只要起來了,不會讓你虧的。」

他目視前方開着車,「理由。」

「啊?」時傾發現她根本跟不上他的腦迴路,「什麼理由?」

「想要我幫你,總得有個理由。」

時傾凝了凝細眉,垂下了腦袋,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答。

他確實沒有任何理由幫她,可是,能幫她的,就只有他了。

時傾想起那晚,立馬抬起頭,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你睡了我,總要賠償我吧。」

「呵。」霍景深幽然的笑了笑,「那天晚上,好像是時大小姐說,要拿五百萬包我,這錢,現在好像也沒打到我賬上。」

「……」時傾再度被他懟得說不出話。

她好像確實這麼說過。

「我現在沒錢。」她一副要錢沒有要命一條的姿態。

前方亮起了紅燈,車子緩緩的停了下來,霍景深摘下了墨鏡,一雙深邃的眼眸望着她,「可以欠着。」

他的眼神太過於炙熱,時傾不由得轉移了視線,說道,「欠着就欠着,反正我沒錢,你想要的話,下輩子再還你。」

他勾唇邪魅一笑,「小丫頭,嘴還挺利。」

他以為,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已經把她身上的刺都磨光了,可如今看,她的內心,還是驕傲的公主。

時傾望着人行道上人來人往的人,突然很羨慕他們,起碼他們,是有家可歸,有目標奮鬥的。

而她現在,就像是個迷路的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

霍景深看着她身上突然散發出來的傷感,心裏莫名不忍,沉思了幾秒鐘,說道,「想要我幫你,可以。」

「真的嗎?」時傾黯淡的眸子頓時間亮得如天上璀璨的星星,「你真的可以幫我嗎?」

「我有一個條件。」

他說完,就望着前方,踩下油門開車。

果然,商人是永遠不會做虧本生意的。

時傾問,「什麼條件?只要我能做到。」

「做我女人。」

「什,什麼?」時傾以為自己聽錯了。

做他的女人?他,好像是有女朋友的啊。

這個禽獸,人渣,那麼多女人,他吃得消嗎?

時傾冷哼,「據我所知,霍總是有女朋友的,請自重。」

「所以我說的是,做我的女人。」

什麼意思?

時傾想了想,才反應過來,他想讓她做他的小三?

「不要。」

時傾想都沒想,很有骨氣的拒絕。

她的回答,彷彿是他預料之中的,霍景深一點都不感覺到意外。

他重新戴上了墨鏡,說道,「時大小姐,錯過了這次機會,下次你想找我,可就沒這麼好說話了。」

來找他……

時傾這才想起,她來找他的目的。

現在她連自己的父親都看不到,救不出來,無家可歸都要流落街頭了,她還要什麼尊嚴?

而且,這個男人,身材好,人也帥,技術其實……也不錯,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了,有什麼好吃虧的。

時傾做了個深呼吸,一臉認真的望着他,「好,我答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