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一個星期很快過去,時傾在林浩天的監督下,在公司里朝九晚五的上着班,處理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可一下班,她又馬不停蹄的跑去劇組拍戲。

導演對她極好,差不多整個劇組的人,都在配合她的時間。

但基本每個人對她都是不滿的,可導演礙於她有個有錢的爹,其餘演員們礙於導演,都沒說什麼。

時傾喜歡這樣的生活,忙碌充實,除了工作,就是休息,沒有空去想別的。

可晚上睡前靜下來的時候,她還是會想起那一天,與方家安分手,她無處安放的感情和遺憾,雖然方家安很賤,可他到底是她第一次那麼付出真心去愛的一個男人,說始終還是有些不甘心。

但她也不會再去找他,如此,就好!

也會想起那荒唐的一夜,那個男人是誰,她現在甚至已經想不起他長什麼樣子了,絞盡腦汁想起來,也只有一個完美的輪廓,還有他有力的衝撞。

時傾從沒有這樣吃過虧,被人睡了,竟然一個字都不敢吭。

那個禽獸別被她碰到,不然她非踹斷他第三條腿!

……

霍氏集團,總裁辦公室。

霍景深坐在真皮沙發椅上,纖長好看的手指夾着煙,煙霧裡,他一雙深邃的眸望着電腦屏幕上的照片。

靜靜的看了好幾分鐘,才像是做了決定般,將煙泯滅,按下了桌面上的座機,「福生,進來。」

「是的,總裁。」電話里傳來了尊敬的男音。

霍景深放下座機,辦公室的門就被打開,福生走了進來,說道,「總裁,你找我什麼事?」

他望着他,道,「昨天和你說的那件事,去做吧。」

福生愣了一下,儘管知道不能問,但還是忍不住說了句,「總裁,你真的決定了?這對咱們可是百害無一利啊。」

霍景深平靜的拿出一根煙放在嘴邊含着點燃,「照辦。」

福生無奈只能微微頷首,「好的,知道了。」

福生退出辦公室之後,霍景深伸出手移動鼠標,電腦屏幕再度亮了起來。

他望着上面的照片,斂了斂眼神。

如果不小心傷害了你,那並不是我故意。

第二天早上,林氏集團董事長林浩天漏稅的新聞,轟動了整個A市。

新聞一曝光,林浩天當即被帶走了。

公司的合作商紛紛撤資,股票大跌,上上下下的員工,人心惶惶……

時傾今天剛好休息,熟睡中的她,似乎感應到了這件事,亦或者是做了不好的夢,眉頭緊鎖,整張小臉都皺在一起,布滿了不安。

放在床邊的手機突然響起了尖銳的鈴聲,時傾猛的驚醒起來。

驚恐的望了一眼四周,才知覺剛剛發生的那些不好的事情是個夢。

她的爸爸,現在正在公司上班,怎麼會出那樣的事情呢。

然而,在你認為相安無事的時候,上帝總會給你狠狠一擊。

時傾望着窗外明媚的太陽,在心底吁了一口氣,摜了摜凌亂的秀髮,才將手機拿了過來,是老爸的助理,露西。

有什麼事老爸不直接打電話給她,而是露西?

時傾想起剛剛那個夢,心莫名咯噔一下,立馬接了起來,「露西姐,怎麼了?」

「小傾,不好了,董事長被抓了。」

「什麼?」

時傾瞳孔放大,不敢置信的聽着電話里焦急的聲音傳來的來龍去脈。

爸爸漏稅?怎麼可能?絕對不可能,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

「露西姐,你在公司等我,我這就過去。」

時傾掛掉電話,急忙從床上起來,洗漱好,來不及化妝,就隨意的換了套衣服,就趕緊的開車去往公司。

到了的時候,只見公司已經被封鎖,門口圍着一大堆人,有記者,也有員工害怕領不到工資而大喊大鬧。

作為董事長的首席秘書,露西被一群人圍着水泄不通。

而她到底也是見慣大風大浪的人,臨危不振的和員工還有記者解釋。

時傾剛停好車,本想過去,露西看到她的車,立馬拿出手機發了信息給她。

別過來。

剛握上門把的手,又縮了回來。

她透過車窗望過去,如果她現在出去,那被圍堵的人一定是她,而她對這些一點經驗都沒有,肯定應付不來。

時傾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個局面,以為董事長出事了,公司的員工在還沒了解事情真相之前,起碼不會鬧吧,可結果……人都是現實的。

時傾將車子開到了隔壁街的咖啡廳,發了信息給露西,說在這裡等她。

不到十分鐘,露西就走了過來。

時傾問道,「露西姐,這到底怎麼回事啊?爸爸怎麼會漏稅呢?」

在她的心裏,她的爸爸從來不是這樣的人。

露西說道,「董事長是被人陷害的。」

時傾握着露西的手,「既然是被誤會的,那解釋清楚不就可以了嗎?」

「傻孩子,真有這麼簡單,董事長也不至於被抓進去了。」露西說道,「現在我沒有精力去查到底是誰想要害董事長,只想儘快把他保釋出來,可辦事需要錢,公司資金被凍結,合作商撤資,違約金還欠下好幾個億,我去哪裡弄錢?」

「我有。」時傾剛剛出門前就想到這個了,也將自己所有的卡都帶了過來。

她從口袋裡將七八張卡拿出來遞給露西,「這有的是我爸給我的卡,有的是我演戲的酬勞,露西姐,你全部拿去用,不夠我再想辦法。」

露西說道,「董事長給你的卡,估計被凍結了。」

時傾頓時像失去了靈魂般無力,爸爸給她的錢,加起來沒一億也有五六千萬,可她一分沒動,讀書期間的所有生活費,都是用的她自己演戲得來的酬勞。

現在一大筆資金卻用不了,能用的大概也只有她自己的那幾百萬了……

時傾看着露西無奈的表情,咬了咬唇,說道,「露西姐,沒事,你先拿去用,剩下的我想辦法,你把你賬號發給我,我一拿到錢就打過去給你。」

露西將卡全部拿起放進包里,嗯了一聲,「好,你要小心點,別勉強自己。」

「知道了。」時傾眼神堅定的點了點頭。

她的心思全部都系在爸爸的事情上,以至於忽略了,露西眼裡閃過的一絲狡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