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時傾回到了家裡的時候,天剛亮。

她悄咪咪的上了樓,回到自己的房間,洗了個熱水澡,然後奔向了柔軟的大床。

補覺!

結果睡得正香,枕下的手機猛的響起了突兀的鈴聲。

她被驚醒得坐了過來,渾渾噩噩的急忙摸索出手機,半眯着疼痛的眼眸望着備註,是老爸打過來的。

時傾一聲哀嚎,又倒在床上,閉着眼睛懶懶的接了起來,「爸,什麼事啊?」

「你說你這孩子,還什麼事?你忘記今天要到公司上任了?你昨晚哪裡瘋去了?竟敢一個晚上都沒有回來。」

時傾說道,「老爸,你能不能多在乎一下你的女兒啊?我在家睡覺呢,還能去哪裡啊,不信你打視頻過來。」

林天浩無奈,「我懶得和你費那麼多話,在家最好,趕緊收拾一下來公司,十點鐘準時開會。」

時傾掩嘴打了個哈欠,一臉困意,「知道了,放心吧,我的父親大人。」

林天浩剛想掛掉電話,但想着她那麼爽快就答應這件事,心裏又閃過一絲不安,「你來就來,別給我動什麼歪腦子,你敢亂來,看我怎麼收拾你。」

時傾頓感好笑,她這是把她爸逼到什麼程度了?

「羅里吧嗦的,掛了。」

她胡亂的將手機一放,又抱起了被子睡大覺。

可幾分鐘過後,又猛的從床上起來,像是幽靈般,溜進了洗手間洗漱着裝。

不一會,她已經將自己打扮好,戴着墨鏡遮住了半張精緻的小臉,凹凸有致的身材,穿着合身的黑色西服,腳下是一雙十公分的細高跟。

護送她的豪車停在林氏公司門口,車門打開,時傾高冷的跨出腳,再到身子,然後優雅的往裏面走去,整個人身上都散發著性感,高冷,優雅的氣質,不管走到哪裡,總會成為人群中的焦點。

她好像天生就是那種幸運的人,家世好,身材好,樣貌好,多少人一輩子都得不到的東西,她偏偏與生俱來,要什麼有什麼,在她的詞典里,從來就沒有失敗這個詞。

說到A市,無人不知道林氏集團,說到林氏集團,無人不知董事長的千金時傾。

顯赫的家世,驚為天人的美貌,張揚嬌縱的個性,讓這位千金,不管做什麼,總是無往不利,只有成功,沒有失敗。

一進入公司,一整排員工恭敬的站着頷首,「時小姐。」

時傾勾起冷艷的唇淺淺一笑,淡淡的嗯了一聲,坐上了總裁專屬電梯上去。

到達20樓,牆上的時間剛好轉到了十點鐘。

時傾摘下墨鏡,露出一張白嫩又精緻的小臉,走進了股東會議室。

此次的會議,主要宣布時傾空降成為林氏集團的副董事長。

會議的內容一曝光,立馬就上了各大新聞頭條,網上熱門話題。

時傾成為了熱議的人。

大家都在議論紛紛,那麼年輕的一個女孩子,怎麼就當上了如此大公司的副總裁了?

人的心思總是會嫉妒比自己好的,恨不得對方飛得多高就摔得多狠。

或許更多的人,是在等着看她的笑話……

酒店裡,霍景深難得睡得那麼安穩,可床邊的手機鈴聲,卻很不是時候的響了起來。

他立馬清醒過來,睜開了深邃的眸,眉頭緊鎖,拿起手機看了看備註,接了起來,「老大。」

電話那頭傳來了低沉穩重的男音,「銀狐,新的任務已經發到你郵箱了,注意查看。」

他嗯了一聲,「知道了。」

「等你的好消息。」

「好。」霍景深說完,即掛掉了電話。

將手機放下的時候,同時看到了旁邊放着的紙巾。

他頓了下,這才回憶起昨晚發生的一切。

那個小女人,看上去閱人無數,風塵嫵媚的,可實際一觸碰到她,就矯情得哭着求他不要。

還挺有趣!

是她留給他的?霍景深莫名的有些期待她寫了什麼,伸手平靜的拿過來。

下一秒,俊美如斯的臉一沉,纖長好看的手指將紙巾緊緊的揉成團。

霍景深將紙巾拋出一個弧度扔進垃圾桶,眼神悠遠的望了幾秒,繼而揚起了一抹邪魅又危險的笑……

傲然的拿過手機,撥通了電話,「昨晚那個女人,挖地三尺也要給我找出來。」

挑戰他的人,她還是第一個!

霍景深帶着滿腔怒氣,滑動屏幕進入郵箱,打開了郵件。

一張青春靚麗的女孩子的照片,頓時間印入眼帘……

他怔了下,竟有這麼巧的事?

霍景深往下翻看幾頁,深不見底的眼眸,靜如湖水,無人知道他此刻在想什麼。

副總辦公室里,時傾懶懶的靠在真皮座椅上,揚着下巴,平靜的望着微博上罵她的那些評論。

或許是見多了,早已經見怪不怪了。

典型的一群吃不葡萄說葡萄酸的人,她壓根就懶得理會。

她要是想理論,能與她們大戰八百回合不帶喘氣,可她費那個神幹什麼?

時傾將手機放在一邊,優雅的喝了一小口咖啡,然後硬着頭皮開始閱覽文件。

可剛打開一看,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印入眼裡,她頓時就一個腦袋兩個大,又急忙合上放下。

她雖然學的經商業,可她的興趣壓根就不是這個好不好?

她的心思全在表演上面。

說來也是幸運,或許也是因為老爸的關係,她去面試的劇組,無不成功,而且大多數都是給了她女一,再不濟,也是女二的戲份。

她自己本身就有天賦,不需要多努力的學,就能將導演想要的感覺給演出來。

但也是因為這樣,大家對她的嫉妒和憤恨又多了幾分。

可時傾是誰?從來都是走自己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的公主殿下,哪會在意這麼多。

任何罵她的諷刺她的,她只當那些人是嫉妒她。

時傾挑了挑眉,放下手機,打開電腦,專註的看剛接下的電影劇本。

一個早上,她都在記台詞,堆在眼前的公司文件,動也沒動過。

中午下班,林天浩來找她,「傾傾啊,爸帶你去公司飯堂吃飯,順便熟悉一下公司環境。」

時傾立馬擺了擺手,「不了老爸,我又不是第一次來公司,從小一放假就把我扔到公司里,除了你,沒人比我再熟悉了。」

林浩天欣慰的拍了拍她的肩,「你也算是從小耳濡目染了,起點高,好好乾,別給爸爸丟人。」

時傾倒也認真道,「這是當然,我的小學可不是白讀的。」

林浩天剛想點頭說句肯定不是白讀的,反應過來,一掌拍向她的腦門,「都多大了,沒個正經。」

時傾甜甜一笑,挽着他的手臂,與他一起走進了電梯,「在你的眼裡啊,我永遠都是小孩子。」

「傻丫頭。」

這樣的相處,時傾覺得再正常不過了,也從未想過,往後想見他一面,卻比登天還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