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華燈初上,坐落在市中心最繁華地段的酒吧,音樂震耳,七彩的燈光明暗的交替閃爍着,舞池**,香水味和酒味混在一起,為夜染上了一層奢靡。

時傾坐在吧台上,眯着瀲灧的眸子,一杯一杯的烈酒猛灌下肚,相比於那邊的嘈雜喧鬧,這個角落顯得安靜多了。

她告訴自己,就只有今晚,只能是今晚,過了今晚,她就是單身狗時傾,與方家安這個賤男人就再也沒有半毛錢關係。

只不過,時傾越喝越不甘心,她就那麼弱雞嗎?她一個21歲正值青春美貌的少女,竟然比不上一個滿身贅肉,濃妝艷抹的老女人?那個女人的年紀,甚至比她媽還大。

方家安他媽的沒見過女人還是怎麼樣,誰都能摟,誰都能睡?哪怕找個比她漂亮的小妹紙啊,也能讓她心裏平衡一點。

時傾越想越氣,青蔥玉指緊緊的握着酒杯,一杯一杯的下肚。

「嗝……」

連續喝了幾瓶,她有點上頭,打了個飽嗝,拿起一邊的包包,打算去洗手間。

腳一下地,頓時像踩着棉花一樣,飄然暈乎的感覺。

她甩了甩腦袋,跌跌撞撞的往洗手間走去。

經過昏暗的走道,走了一會,才找到了洗手間,男女的標誌在她眼前打轉,太急了,她揉了揉眼睛,定眼望向女廁,急得一邊往裡走,一邊就開始解褲子紐扣。

剛走到一半,就看到站在不遠處有一男人,正背對着她。

等等,男人?

時傾的酒意立馬醒了三分,警惕的看着他,冷艷開口,「大叔,這裡是女廁,你總不能佔著自己年紀大,隨便哪個廁所就能進吧?」

大叔,年紀大?

霍景深蹙了蹙眉,慢條斯理的拉上拉鏈,回頭望着聲音的來源處。

嗯,這個年紀的丫頭,性格是有點放肆。

他不以為意,說道,「是你走錯廁所了,小妹妹。」

「小妹妹?」時傾瀲灧的雙眼一眯,「你有沒有眼瞎啊?」

她脫掉自己的外套,將裏面的身材展露無遺,「小嗎?」

對於這個,她還是非常有信心的。

霍景深饒有興緻的挑了挑眉,「不小,很大。」

時傾這才滿意的拉上拉鏈。

霍景深只是覺得好笑,並不想滯留太久,整理了一下着裝,就越過她往外走。

他一經過,頓時間將一陣清新的薄荷煙草味帶過來。

時傾覺得好聞,還貪戀的深吸了兩口,怔怔的望着他的背影。

腦海里,不自覺的浮現出方家安說的話。

時傾,你是我的女朋友,憑什麼不給我碰?你在我面前裝清高,又憑什麼不能讓我碰別的女人?

裝清高是嗎?

要不是她想着等回去繼承公司之後,再給個副董他當,與他一起掌管公司,老爸放心的去旅遊,時機成熟,兩人結婚,再把自己全心全意交給他,她會這樣?

可現在,是他先背叛了她!

時傾不服輸的性子又在作祟,方家安玩背叛是嗎?那就看誰玩得過誰!

她咬了咬唇,不由自主的跟隨着他的腳步出去。

聽着身後越來越近的腳步聲,霍景深好奇回頭,剛一轉身,她就一頭扎進了他的懷裡,緊緊的抱着他,睜着通紅又有神的眼睛望着他,「大叔,你喜歡我嗎?」

霍景深擰起了眉,一眼不發的打算將懷裡的人拉開,可她就像八爪魚一樣,整個人已經粘在他身上,扯也扯不掉。

「現在的女人都這麼明目張胆了?」他盯着她出聲,「你的目的是什麼?或者是,想要多少錢?」

時傾聽着他的話,眼裡閃過一絲冷然,果然,男人的眼裡只有錢。

她的眼裡染上不屑,「怎麼?只有你有錢嗎?倒不如你開個價,多少錢能包你一晚?」

「包我?」他勾起薄唇嗤笑,「我可是很貴的。」

「五百萬,夠不夠?」

說完,還沒等對方出聲,她就踮起腳尖,吻向他涼薄的唇。

霍景深怔了一下,觸摸到她的唇,腦子竟然有一瞬間觸電的感覺。

他立馬將她推開,俊美如斯的臉一沉,「玩笑到此為止。」

「誰和你開玩笑。」

時傾再度摟着他,動作青澀又稚嫩。

霍景深低頭望向懷裡的女人,他的眸,幽然變得深不見底。

送上門的獵物,怎麼有放過的道理?

所有的制止力瞬間瓦解,霍景深一手摟着她的腰,一手禁錮着她的後腦勺,反被動為主動,加深了這個吻。

須臾,霍景深放開了她,聲音暗沉沙啞,「你確定要進行下一步?」

時傾半眯着如絲的眼,聞着清新的薄荷香味,卻一下子清醒,大口大口的喘着氣,望着兩人的處境,揚起一抹尷尬的笑,「如果我說現在和你Saygoodbye,你會揍我嗎?」

他炙熱的眸盯着她,性感的唇揚起一抹幽深的笑,「已經開始的遊戲,由不得你說停。」

說完,他再度低下頭。

時傾欲哭無淚了,她為什麼要那麼衝動?為什麼非要找到這個偏執的直男?為什麼要惹禍上身?哪怕喝酒的時候吃粒花生米,她也不會醉成這樣……

第二天早上天剛泛起魚肚白,時傾就醒了過來,望着眼前放大的俊臉,才想起昨晚發生的荒唐事。

此刻她的心裏跑過一萬隻草泥馬,該死的,她要死了啊,怎麼能隨便找個男人就……簡直想不通!

要是被媒體拍到了,那她不得被老爸關在家裡三天不許出門啊,這個先不說,最怕給家族帶來什麼影響。

「人渣。」

時傾低咒一聲,媽的,連她這個小姑娘都不放過。

她一邊在心裏罵著,連澡都來不及洗,急忙穿上了衣服。

臨走前,又像是不解氣般,從包里拿出了一張紙巾,拿出口紅在上面寫上一段話,放在最顯眼的地方,然後得意的揮了揮小手,打開房門頭也不回的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