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完結!
入!」
我是個朝三暮四的風塵女子。
剛從首輔大人房裡出來,就準備去隔壁院子的二公子房中。
首輔大人嘴角露出一個嘲弄的笑容,眼神卻閃過一絲黯然。
「我還沒走,你就這麼迫不及待嗎?」
競選花魁當夜。
我因美貌動人成功競選花魁。
後被一美貌公子以十萬兩買下。
嗯,花樓要價一萬兩,我個人加價九萬兩。
沒別的,我覺得我值得。
「我第一次見像你胃口這麼大的姑娘,上一屆花魁贖身也不過五千兩,你一萬兩已然天價,你竟然還敢加到十萬。」
公子搖扇輕笑,一派風流。
滿眼都是對銀票的不在乎。
一看就是個不差錢的冤大頭。
我數了數銀票,揣進懷裡,笑的花枝搖曳:「公子一看就非富即貴,收了我也不會娶我,我自然要為以後打算。」
「姑娘倒是實誠,不過,會不會娶你也要看你的本事。」
公子將我帶到護國寺山下一處宅子,指了指護國寺。
「有一位公子每月十五都來護國寺禮佛,他是個貴人,姑娘若能拿下他,我這十萬兩銀票做定金。」
我一聽,來了興趣。
「既然是個貴人,你為何覺得他會收我一個風塵女子?」
公子啪的收了扇子,曖昧笑道:「姑娘媚而不俗,如此絕色,沒幾個男人能不心動。
如今我又為姑娘贖了身,只要姑娘不說,任誰也想不到。」
呵,公子有眼光。
我答應的痛快。
沒辦法,我見錢眼開。
娶不娶,我不在乎,給錢就行。
十五那日。
我早早就去了護國寺。
那可真是個貴人。
當朝首輔大人—蘇雲淮。
我當即轉身回宅子換了一身輕浮的衣裳。
午時將至,護國寺人煙鼎盛,香火繚繞。
沒辦法,大梵朝崇尚佛法。
尤其是上京人士。
因太后喜佛。
故而從上到下,從裡到外。
但凡是個上了年紀的貴婦,初一十五都愛往護國寺跑。
首輔大人一個大男人愛跑寺廟的倒是少見。
所以當我一襲薄紗,半裸肩頭,腳踝鈴鐺叮噹響,盈盈跪在佛像前時。
一道道鄙夷的眼光恨不得變成刀刃,活剮了我。
這其中自然也包括蘇雲淮。
「佛祖啊佛祖,您若開開眼,就賜小女一個家財萬貫的夫君,不求他溫潤如玉,不求他飽讀詩書,但求他富可敵國,帶小女走上人生巔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