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真的是這樣?」秦老太太嚴肅的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看着低着頭哭泣的素兒,聲音陡然放狠,「素兒,你所說的當真?」

「當真!」素兒抬起頭來,眼裡是說不出的堅定之色,「老太太,之前小姐和小小姐都不讓奴婢說,奴婢這才不敢,如今小小姐發話,奴婢這才將這些年的委屈說出來!」

「老太太,小姐在顧家過的日子,真的……」

說到後面,素兒已經淚流滿面:「姑爺他根本不將小姐當正房看!反倒是寵幸那姨娘!連管家大權都要被那姨娘奪去!」

「小小姐倒是好一點,姑爺給庶女的東西,小小姐身為嫡女自然也是有的,但是奴婢無意中卻是聽到……」

素兒閉了閉眼睛,微微吐出一口濁氣,一字一句的說道:「奴婢卻是沒想到,那東西都是庶女挑剩下來給小小姐的!」

「啪!」老太太狠狠的拍了拍桌子,胸膛此起彼伏,氣得不行,「他們居然如此糟蹋我的蘭兒和暖暖!」

「老太太,還不止這些。」素兒想着反正已經說了,這一次索性說個清楚,也好讓顧家的人知道,丞相府是不好惹的!

「那邊的顧老太太更是欺負我們家小姐!雖說免了小姐的晨昏定省,卻是在後面一個勁的編排小姐,這也就罷了,那老太太一聽到小姐身體不舒服,便讓她過來伺候,這不是明擺着欺負我們家小姐嗎!」

「可憐我們家小姐小日子時候本就疼痛難忍,卻在寒冬臘月里替顧老太太洗東西,那一雙手凍得通紅,咱們小姐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委屈!」

說到後面,素兒似乎再次回想起當時的場景,整個人都在瑟瑟發抖。

「他們顧家,欺人太甚!」劉氏當下忍不住站了起來,卻被一旁的馮氏拉住,眉頭緊皺的搖了搖頭,看向了秦老太太,「娘,您先彆氣,可千萬得保重身子,等爹和大伯夫君他們回來後,再想想辦法。」

「這一次,咱們不能饒了那顧家!定要替妹妹和暖暖出一口氣!」

馮氏心裏也十分生氣,但是她相較於劉氏來說,更冷靜一些,因此想得也更多。

馮氏給一旁的古嬤嬤使了一個眼神,古嬤嬤連忙讓素兒起身,又倒了一杯茶水放在了秦老太太手邊:「好在如今咱們也知道了,小姐日後不會再受苦了,只是小小姐怎的想通了?」

古嬤嬤的話讓秦老太太心神一動,抬起頭來看着素兒:「暖兒可是發生了什麼?」

「這孩子似乎變化了許多。」劉氏遲疑了一下,也跟着說道。

素兒便將今日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小小姐怕是也是對姑爺寒了心。」

秦老太太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猶如老了十歲一般,一臉的無奈和痛苦:「想不到啊,真是想不到啊!」

「當年顧武在我與你們爹面前所發誓的畫面猶如昨日,卻沒想到他今日會如此糟蹋我的女兒!」

「我們家蘭兒到底有哪裡比不上那妾室?又是哪裡對不住他們顧家了?」

「若非當年他們家老太太故意為之,蘭兒肚子里的那個男孩又怎的會流了?怎的現在又用此來嫌棄我們家蘭兒?」

秦老太太一聲聲一句句,讓眾人都沉默下來。

而此時在房間里的顧暖暖則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維里,看着初具模型的東西,睫毛輕輕顫抖了幾分,拿出一根紅色線捆在了自己的食指中間,緊接着另一端則是系在了模型**,下一秒,卻見着紅線消失不見。

「主人。」冰冷的聲音讓顧暖暖勾起了唇角,淡淡的應了一聲。

外面,響起了葡萄的聲音:「小姐,您醒了嗎?」

顧暖暖深吸一口氣,揉了揉自己的臉頰,露出麋鹿般的眼神,軟軟糯糯的應了一聲,任由葡萄進來替自己收拾一番。

「小姐,老太太說下午不可睡多了,否則晚上睡不着,讓奴婢帶您過去吃點東西,說是御廚做的點心,你定然愛吃。」

「外祖母對暖兒真好。」顧暖暖軟軟的說道,從床榻上起來,牽住了葡萄的小手,漆黑的眸子盯着葡萄,一本正經的說道,「葡萄,等會我也分給你吃。」

葡萄的年齡只比顧暖暖大兩歲,也還是個孩子,聽此當下眼睛一亮,笑眯眯的說道:「多謝小姐。」

兩人手牽着手來到了外面,惹得秦老太太一陣眼紅,連忙招了招手:「暖兒來外祖母這邊,讓古嬤嬤給你拿點吃的。」

古嬤嬤連忙動手將點心拿了出來,另一邊的馮氏和劉氏也沒有離開,而是逗弄着顧暖暖,看着迷糊的臉色,呆萌的眼神,一時間喜歡的不行,心裏暗嘆怎的這般可人兒還要被如此對待。

「外祖母,大舅母,二舅母,我娘醒了嗎?」顧暖暖小口小口吃着點心,眼巴巴的望着劉氏和馮氏,「我娘也沒吃東西,她也會餓。」

「真是乖囡囡!」秦老太太抱住了顧暖暖,「好孩子,放心,你母親那邊也送了吃食。」

顧暖暖微微一笑,露出了淺淺的梨渦:「外祖母和兩位舅母從素姑姑嘴裏知道了顧府的事情,也不要傷心,外祖母常說,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他們既然欺負了我與娘親,我定然也不會放過他們。」

明明說著十分沉重的話,然而被她用那軟軟的語氣說出來,卻少了幾分厲色,卻更讓人憐惜。

「外祖母,你會給我撐腰嗎?」

顧暖暖將嘴裏的點心咽了下去,抬起頭來,一本正經的看着秦老太太:「我想要報仇,丞相府可以做我的後盾嗎?」

所有人都愣住了,他們全然沒想到,顧暖暖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而顧暖暖的想法也很簡單,她雖然才八歲,但是重活一世,她定然不會像以前那樣不問世事,從現在開始,她就得改變他們對她的態度。

「這孩子,到底吃了什麼苦!」

劉氏當下哭了出來,迅速走了過來,將顧暖暖抱在了懷中:「娘!咱們不能坐視不管了,若非心死,一個小小的孩子怎的會說出報仇的話來!」

馮氏也震驚了,牙齒狠狠咬着嘴唇,猛地看向身邊的丫鬟:「去!叫夫君立馬回來!敢欺負我們家的女孩子,總得付出點代價!」

顧暖暖垂下了頭,掩飾住了眼底的濕意,真好,重活一世,她並非一個人單打獨鬥,她還有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