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顧暖暖的話讓眾人先是一愣,顧項燕「噌」的一下站了起來,臉上滿是怒氣:「姐姐你亂說什麼?我姨娘什麼都沒有做,憑什麼讓爹爹休了她?」

「就算你是嫡女,也不能如此欺負人?」

「更何況,爹爹後院的事情,哪裡有你說話的份!」

顧暖暖瞪大眼睛,臉上滿是震驚之色,看着顧項燕說不出話來,似乎第一次看到顧項燕如此樣子,摟着顧武的雙手微微縮緊,身體也窩進了顧武的懷中,大大的眼淚掉了下來:「爹爹……」

「暖暖,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顧武也十分生氣,畢竟於鳳兒可是他心尖上的人兒。

「你身為顧府嫡女,若這話傳出去,其他人如何看待你?」

「小小年齡怎的如此歹毒?於姨娘可有半點對不起你?你就這麼容不得她?」

「這些話到底是誰教你的?」

雖然是朝着顧暖暖斥責着,但是顧武的眼光卻是看向了蘇敏蘭,眼裡滿是懷疑之色。

蘇敏蘭自然也感覺到了顧武的意思,張了張嘴,想反駁,卻從心底升起一股無力感,不知道從何辯起,畢竟顧暖暖所說的話,是她埋在心底的話。

顧暖暖仰起頭來,軟軟的身體從顧武懷裡出來,「噗通」一聲跪了下來,小臉上滿是倔強之色:「爹爹便要這樣不分青紅皂白的斥責暖暖嗎?」

「還有妹妹,這就是你對待嫡姐的態度嗎?」顧暖暖看向顧項燕,明明臉上還帶着淚水,但是眸子卻是漆黑不已,讓人看不清心中所想。

一時間,顧項燕覺得這樣的顧暖暖讓她心底發慫。

「我讓爹爹不快,是我不孝,我願意受到責罰,但是妹妹以下犯上,是不是也要受到責罰?」

「爹爹會一視同仁的,對嗎?」顧暖暖回頭看向顧武,眼巴巴的望着他。

顧項燕心裏一個「咯噔」,迅速走了過來,也跪了下來。

顧武眉頭緊緊皺在一起,深深的看了一眼顧暖暖,依舊是自己熟悉的女兒,為何總感覺不對勁?

而老太太則是一直盯着顧暖暖,這個孩子似乎是換了一個人!

「爹爹?」顧暖暖擦了擦臉上的淚水,故作疑惑的看向顧武,隨即似乎明白了什麼,迅速站了起來,「爹爹自然是疼暖暖的,捨不得懲罰暖暖!」

「既然如此,那暖暖也不懲罰妹妹了,妹妹快起來吧。」說著,便將顧項燕扶了起來。

顧項燕臉色十分不好,拉住了顧武的衣袖:「爹,姐姐要休了姨娘,你也同意嗎?」

「瞎說什麼?」顧武煩躁了提高了聲音,「姨娘什麼錯都沒有犯,為何要休?敏蘭,你在暖暖耳邊說了什麼?」

「爹爹又怪娘親做什麼?」顧暖暖搶在了蘇敏蘭前面前面開了口,小臉上滿是氣憤之色,「爹爹覺得我說錯了嗎?那是不是每一次爹爹與娘親吵架都是因為於姨娘?」

「小舅舅說,爹爹當年娶娘親時發誓說只有娘親一人,怎麼現在又有於姨娘了?」

「爹爹教導我們為人要講信用,爹爹的做法就是講信用嗎?」

「阿暖,別亂說!」蘇敏蘭臉色一白,看着顧武越來越陰沉的臉,連忙將顧暖暖抱在了懷中,「夫君,阿暖不懂事,是我的錯……」

「我說錯了嗎?」顧暖暖深深的看了一眼顧武,軟糯的聲音里多了一絲質問和氣憤。

顧武似乎是想到了當年的事情,只覺得臉上燥熱不已。

「砰!」老太太猛地一拍桌子,讓眾人瞬間嚇了一跳。

「怎麼,於姨娘是我做主納的,你們是對我有什麼意見?」

「縱觀京城官宦人家,哪一個不是三妻四妾,我兒只有一妻一妾已經對得起你們丞相府了,你自己生不齣兒子,還讓我兒子絕後不成?」

老太太的一句話,讓蘇敏蘭的臉色更白了,身體搖搖欲墜,若非素兒緊緊的扶住蘇敏蘭的身體,怕是現在的蘇敏蘭已經倒在了地上。

「我是有弟弟的,但是被祖母你給害死了。」一陣沉默之後,顧暖暖幽幽出聲,「每天晚上我都能聽到弟弟在我耳邊哭泣,祖母,午夜夢回之時,你可後悔過?」

「砰!」

老太太的手微微一抖,打破了茶杯。

「胡言亂語!」老太太猛地站了起來,手指着顧暖暖,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顧暖暖!你在亂說什麼?」

顧武也怒了,胸膛此起彼伏,盯着蘇敏蘭的眼神猶如毒蛇一般:「是你?這就是你教的孩子?」

還未等顧暖暖說話,卻聽到「啪」的一聲,蘇敏蘭的臉上迅速出現了五個手指印。

顧暖暖垂在兩旁的手猛地握緊,指甲狠狠的嵌入手中,而蘇敏蘭則是滿臉的不可置信,接二連三的打她,可有將她放在心裏?

他居然在老人孩子面前,如此不給自己面子!

而老太太和顧項燕臉上則是帶着得意之色。

「嗚嗚嗚!」顧暖暖索性哭了起來,一隻手拉着素兒一隻手緊緊的拽住蘇敏蘭,「娘親,我要外祖母,素姑姑,我們回丞相府!」

素兒也十分氣憤,聽到顧暖暖的話,微微一頓,又見顧暖暖朝着自己眨眼睛,迅速明白過來,攙扶着蘇敏蘭轉身就要離開。

顧武想要攔住蘇敏蘭,卻被顧暖暖擋住:「爹爹不喜歡我們,我們也不在將軍府逗留,這就回丞相府!」

說完,不等顧武說話,邁着小腿迅速跑了出去,追上了素兒:「素姑姑,趕緊走!」

素兒自然明白,半拖着還沒回神過來的蘇敏蘭直接出了府,而被顧暖暖打發去套馬車的葡萄已經等在了外面。

馬車剛走,就看到了顧武的身影,顧暖暖勾起了若有若無的笑容,垂下眼帘。

「素姑姑,等下外祖母問什麼,你就都說了吧。」顧暖暖的聲音輕輕傳了過來,素兒卻是一愣,若是以往,在顧暖暖和蘇敏蘭的雙重懇求下,定然是瞞住的,怎麼這一次卻?

「再瞞着,母親便要被欺負死了。」顧暖暖淡淡的說道。

素兒臉上一喜,連忙點頭。

於是,等到了丞相府門口,顧暖暖便狠下心來,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大聲哭了起來。

等到不少人圍過來後,顧暖暖軟軟的聲音響了起來:「外祖父,外祖母,舅舅,舅母,爹爹為了姨娘,把我們趕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