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軟軟糯糯的聲音里卻帶着几絲無奈:「況且祖母身體一向不好,管家勞心費神,這不是害了祖母嗎?」

老太太大口呼吸幾口氣,身體止不住氣得發抖。

顧暖暖垂下眼帘,自然明白老太太最討厭別人說她的出身,前世的自己照顧着老太太的情緒,從不提起,可是她又是怎麼對待她的?

重活一世,她會好好告訴老太太,每日都提醒老太太,她是泥腿子出身!

「姐姐,你怎麼能這樣說祖母!」顧項燕迅速安慰着老太太,繼而滿臉痛心的看着顧暖暖。

顧暖暖歪着頭,喃喃低語:「我說的都是實話啊,祖母的確是鄉下來的,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啊!」

「不過,祖母既然覺得我母親管家讓您心裏不痛快,不如將管家權給於姨娘吧,畢竟於姨娘與祖母都是鄉下來的,更能知道祖母的習慣,」

說完,顧暖暖看向蘇敏蘭,臉上笑得燦爛。

素兒心裏一急,大小姐怎的如此不懂事!

而老太太和顧項燕則是愣住了,這是什麼情況?

顧暖暖該不是個傻子吧?

「嗯?今日怎麼都在這裡?」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顧暖暖放在腿上的手猛地握緊,一雙眸子里射出寒冷的光芒!

前世,屠丞相府滿府!殺她母親的仇人!終於,又見面了!

話音剛落,顧武便走了進來,臉上帶着疑惑的的神色:「可是出了什麼事?」說著,便看向了老太太和顧項燕,見她們並沒有不妥,這才鬆了一口氣,看向了蘇敏蘭。

「你怎的又惹母親生氣了?」

質問的聲音,讓蘇敏蘭剛見到顧武欣喜的心,徹底的涼了下來,笑容也凝固在臉上。

手,緊緊的拽着帕子,眸子里的光芒黯淡下來。

顧武像是沒看到蘇敏蘭的臉色一般,掀起袍子坐了下來,端起丫鬟上的茶水,冷哼一聲:「我都與你說了多少次了?母親年齡大了,千萬不要惹她生氣!你倒好,每次都能惹得母親不快!」

「你什麼時候才能如鳳兒一般,能哄得娘親開心?」

鳳兒,於鳳兒,便是顧項燕的姨娘,顧武的青梅竹馬!

「爹爹你在說什麼?」

顧暖暖好不容易將心底的恨意壓了下去,就聽到了顧武的最後一句話,眼裡帶着迷茫之色:「爹爹,您怎麼讓我娘親跟一個奴婢學習?」

「什麼奴婢?」顧武眉頭一皺,放下茶杯,看着顧暖暖的眼裡柔和了幾分,「暖暖胡說些什麼?」

「是爹爹說讓娘親像於姨娘一樣啊,但是於姨娘是一個下人,是奴婢,哪裡有主子向奴婢學習的?爹爹您在說什麼呢?」

「胡鬧!」顧武猛地一拍桌子,臉色陰沉了幾分,猛地看向蘇敏蘭,「這是你教的?」

顧武發怒,眾人自然不敢說話,老太太與顧項燕臉上滿是得意的笑容,而蘇敏蘭的臉色則是白了幾分,仰着頭看着顧武:「阿暖說錯了什麼?一個姨娘不是奴婢,難不成還是主子不成?」

說到最後,蘇敏蘭發出了輕笑聲,裏面帶着濃濃的嘲諷。

「砰!」

顧武猛地一拍桌子,「噌」的一下站了起來,氣憤的看着蘇敏蘭:「你再說一遍!」

「再說一遍又如何?於鳳兒不是下人難不成我蘇敏蘭是?」蘇敏蘭直接起身,與顧武對視,一雙眸子里閃爍着堅定的光芒,絲毫不畏懼半分!

「啪!」

一道響聲,讓眾人一驚!

蘇敏蘭捂着臉,滿臉的不可置信!

顧暖暖的心狠狠一痛,小手緊緊的握成拳頭,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不對,這個時間段,顧武怎麼會當眾維護於鳳兒?

畢竟他還要靠外祖父和兩個舅舅的提攜!

「敏蘭,你是丞相千金,我敬重你,也相信你是個善良的人,卻沒想到你居然嫌棄我母親的出身!」

顧武悲憤的看着蘇敏蘭,滿臉的痛苦:「我知道我娶你是我的福分,我努力對你好,但是我娘是無辜的,鳳兒照顧娘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你卻如此看待她,是不是在你心裏,也是如此嫌棄我?」

顧暖暖在心底笑了,她就知道,她爹顧武怎麼會在這個關鍵時刻得罪娘親?卻是藉著於鳳兒與老太太的關係,上升到母親嫌棄老太太。

這若是傳了出去,也不會有人說半分顧武的不對,相反,卻是抹黑了母親的名譽!

蘇敏蘭聞言,臉色愈發蒼白起來,剛要說什麼,卻聽到「哇」!的一聲……

顧暖暖突然的哭聲,讓正在得意的老太太和顧項燕心裏有了不好的感覺。

「娘!娘親!」顧暖暖邁着小粗腿跑向蘇敏蘭,小手緊緊的拽着蘇敏蘭的衣角,一雙烏黑的雙眸里滿是淚水,「娘親,你疼嗎?娘親,爹爹打你,嗚……爹爹讓你向下人學習,你明明都將管家權給了姨娘,爹爹還要一個正經娘子向一個妾學習。」

「外祖母說了,這是寵妾滅妻!」

「娘親,我們去找外祖母!外祖母會疼娘親,爹爹不喜歡娘親,我們也不喜歡爹爹了!」

「娘,爹爹還打你,爹爹從來沒有打過於姨娘!」

蘇敏蘭蠕動了幾下嘴唇:「阿暖,不是這樣的,你爹是誤會了……」

顧暖暖知道不是一時半刻能讓蘇敏蘭相信顧武是在利用她,但是這一次,她不準備放過顧武!

而顧武聽到蘇敏蘭將管家權限給了於鳳兒,瞬間一愣,立馬看向老太太,老太太點了點頭,顧武這才心裏一喜。

剛要說什麼緩和氣氛,卻聽到了顧暖暖嘴裏的「寵妾滅妻」!

當下心裏一個「咯噔」,這若是傳了出去,可還了得!當今聖上可是最看重嫡庶的!

「暖暖別亂說,爹不是這個意思。」顧武一把將顧暖暖抱在懷中,不顧顧暖暖一個勁的扭動着身體,「暖暖乖,是爹錯了,爹給你娘賠不是可好?」

顧暖暖小聲嗚咽着:「爹爹,外祖母說了,遇到問題,咱們要從根本上解決。」

聞言,顧武不動聲色的皺了皺眉頭,又是丞相府,看來日後連一月一次回娘家的機會也得給蘇敏蘭剝奪了!

不過嘴裏卻是說道:「外祖母說得自然是對的。」

顧暖暖抬起頭來,看向顧武,睫毛上的淚珠隨着顧暖暖眼睛一眨,掉了下來,愈發惹人憐愛起來:「那這一次讓爹和娘吵架的原因是於姨娘,不如爹爹休了於姨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