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顧項燕愣住了,顧暖暖在說什麼?

等他們反應過來時,顧暖暖拿着桂花糕,小口小口的吃着,嬰兒肥的臉上帶着甜甜的笑容,臉上的梨渦格外的明顯。

一雙閃亮如星眸的雙眼彎成了月牙兒,似乎在品嘗着什麼瓊漿玉露一般。

「孽子!」

「嗯?」顧暖暖將最後一口桂花糕吃了進去,不慌不忙的接過葡萄遞過來的帕子,擦乾淨了雙手,迷茫的看着老太太,「祖母,你為何要罵妹妹?雖然妹妹搶過去的東西也是我喜歡的,但是她到底年齡小,我讓着便是了。」

「你!」老太太一口氣沒提上來,死死的拽着自己的胸口,顧暖暖立馬遞上了一杯茶水,軟糯糯的聲音格外的清晰,「祖母彆氣壞了身子。」

老太太好不容易平靜下來,一雙眸子死死的盯着顧暖暖。

而一旁的顧項燕也回神過來,衝口而道:「姐姐你說什麼?你怎的如此編排於我?我什麼時候搶了你的東西?若這傳了出去,我還有何名聲可言?姐姐這是要毀了我的清白嗎?」

「這就是你教的好女兒!」老太太猛地一拍桌子,怒目瞪視着蘇敏蘭。

此時的蘇敏蘭對於自己女兒的說法也是震驚的。

明明昨日還是個不諳世事的小糰子,怎麼今日就變成了巧舌如簧的小丫頭了?

蘇敏蘭剛要說話,一旁的素兒死死的扯住了蘇敏蘭。

蘇敏蘭疑惑的看向素兒,而素兒的腦袋裡卻是回想起半個時辰前顧暖暖悄悄與自己所說的話:「素兒姑姑,我娘身邊也就只有你能信任了,等會到了祖母那,你幫我攔着母親,切莫讓她說一句話,一切都有我在。」

想到自家小主子那堅定的眼神,素兒似乎覺得找到了主心骨,不知不覺便點了頭。

「噗通!」一聲,顧暖暖跪在了地上。

仰起頭來,一臉的自責和愧疚:「祖母,是暖暖錯了。」

老太太看着顧暖暖這番做派,便又愣住了,這丫頭到底想做什麼?

而顧項燕心裏也滿是疑惑,完全看不懂顧暖暖的心思。

「祖母,是我誤會了妹妹,那些狼毫筆,好看的布料,並非妹妹搶走了我的。」顧暖暖嘆了一口氣,看向顧項燕,「妹妹,對嗎?」

顧項燕皺了皺眉頭,總覺得有什麼陷阱,但是這句話若是自己不回答,那不是便承認了自己搶了嫡姐的東西嗎?

「是,我沒有搶你的東西。」

「是呢,只是我的東西卻還在妹妹院子里,妹妹又說自己並沒有搶走,看來是妹妹想替姐姐保存着這些東西,是我小人之心了,妹妹,你真是個好人!」

顧暖暖滿臉感激,一雙眸子看着顧項燕閃閃發亮:「妹妹,我這就讓葡萄將這些東西搬回來,你是我妹妹,應該是我照顧你才是,怎能讓你幫我照看東西。」

「葡萄!」

葡萄欣喜不已,大小姐果然不一樣了!

但是臉上卻是一片平靜:「小姐,奴婢在!」

「快帶人去將我的東西收拾收拾搬到我的院子里,順便將妹妹院子里值錢的東西也搬回來,我這個做姐姐的,要替妹妹保存東西呢!」

「是!」

顧項燕的小臉一陣紅一陣白,胸膛此起彼伏,雙手緊緊的拽着帕子,發泄着自己的憤怒。

「祖母,您經常交代我要友愛兄弟姐妹,要替妹妹着想,要照顧妹妹,我一定謹記祖母的訓斥!」

顧暖暖清脆的聲音在金苑中響起,小小的身體立直了腰身,一臉的凝重。

老太太哪裡見過這樣的陣仗?

在鄉下時,周圍都是心直口快之人,想什麼就說什麼。

到了京城府邸,周圍的人都捧着老太太,更是讓老太太養成了說一不二的性子。

而顧暖暖在她心裏一直都是乖巧的形象。

今日說的話乍一看的確也沒錯。

可是,要將自己寵在心尖上的孫女屋裡的東西搬走,這怎麼看都是燕兒吃虧了啊!

老太太蠕動了幾下嘴唇,想說點什麼阻止,卻發現根本沒有語句來反駁!

「阿暖的心思,你祖母自然明白,好孩子,快起來吧。」蘇敏蘭終究是不忍自己的暖暖繼續跪在地上,緩緩走了過來,扶起了顧暖暖,隨即又看向憤怒不已的顧項燕,莞爾一笑,「燕兒這是怎麼了?」

顧項燕抿了抿嘴唇,使勁的給老太太做着眼色。

老太太張了張嘴,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心底也急得很!

「大小姐的心思自然是好的,只是二小姐也大了,怎麼能讓大小姐勞累,二小姐也要學着掌管財務才是,就不勞煩大小姐了。」方姑姑臉上滿是笑容,迅速說道,「況且,這其他家裡也沒得說二小姐的東西還需要大小姐幫忙照看的不是?」

「姑姑說得有理。」顧暖暖莞爾一笑,對着葡萄說道,「那便將我的東西搬回來便是,我比妹妹還要年長一歲,自然不能讓妹妹幫我照看了,葡萄你可得看清楚了,一樣都不少的拿回來。」

「是,大小姐!」

顧項燕猛地瞪大眼睛,剛要開口,就被方姑姑攔了下來。

「給我站住!」

老太太怒喝一聲,葡萄一個激靈,眼角的餘光看向顧暖暖,卻見顧暖暖一臉平靜,當下加快腳步,迅速走了出去。

一時間,屋子裡倒是十分寂靜。

老太太冷哼一聲,陰陽怪氣的說道:「這將軍府啊,我果然是做不得主的!」

「居然連一個小丫鬟都指使不了,怎麼?都欺負我老婆子嗎?」老太太的聲音在寂靜的屋子裡格外的響亮。

語氣里的憤怒更使眾人的心跟着一顫。

「哼,方姑姑,去找武兒過來,從今日開始,這將軍府的掌家牌子都給我交出來,由我開始掌家!我倒要看看,還有誰敢不聽我的!」

聞言,顧項燕眼睛一亮,連忙說道:「祖母管家,自然是最好的!」

「好什麼?」顧暖暖皺着眉頭,不解的看向老太太和顧項燕。

顧項燕笑了笑,剛要說什麼,顧暖暖繼續說道:「讓一個大字不識一個,不懂京城規矩的老太太管家,就不怕別人笑話爹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