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顧項燕看着顧暖暖的背影,雙手緊緊的捏着帕子,身邊的丫頭卻是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許久,顧項燕才放開了帕子,跺了跺腳,眼睛一轉:「走,去祖母那!」

顧暖暖小跑着進了蘭苑,剛好與顧家主母,丞相府嫡三小姐蘇敏蘭的陪嫁丫鬟撞在了一起。

「大小姐,可有撞到哪裡了?」

「素姑姑我沒事。」暖暖的聲音裡帶着几絲輕鬆之意,「素姑姑,我娘親呢?」

素兒錯愕這個時候大小姐居然不在老太太那,不過她一個奴婢到底沒有說什麼,只是道:「夫人剛起,已經叫人傳膳了,大小姐可要一起?」

「要,要外祖母送來的糕點!」

邊說著,顧暖暖便走了進去,脫下自己的披風,爬上了椅子,樂呵呵的吃着桌子上的點心。

蘇敏蘭出來時,便看到顧暖暖猶如小倉鼠一般,抱着點心在啃,那模樣瞬間讓她的心軟成一片,柔聲說道:「怎麼了?可是在祖母那受了委屈?」

「沒有,阿暖今日還未去祖母那,祖母不喜我,日後我都不會去了,娘親喜歡我,我陪着娘親可好?」

蘇敏蘭一愣,繼而溫柔一笑,用手帕擦了擦顧暖暖唇邊的點心屑:「自然是好的。」

「娘親最好了!」顧暖暖滑下凳子,抱住了蘇敏蘭的腰身,「娘親我們明日去外祖母那可好?小表哥來了信,說是御廚做了我最喜歡吃的水晶糊糊,那東西得趁熱吃!」

蘇敏蘭再次一愣,自己的女兒自己清楚,往日因為自家夫君不喜她們經常去丞相府,因此顧暖暖從來不主動提起,怎麼今日……

難不成是因為在老太太那受了氣,便要去找自己的外祖母?

蘇敏蘭牽着顧暖暖胖乎乎的小手往外面走去,心裏卻是愈發肯定是這種情況,想到家裡的那個老太太,蘇敏蘭眉頭一皺,眼裡閃現出一絲厭惡。

「方姑姑來了?」素姑姑提着膳食剛到院子外,就看到了方姑姑,當下心裏警覺,這方姑姑可是老太太身邊的人。

方姑姑一臉的嚴肅,對着素姑姑福了福身,這才說道:「老夫人請夫人與大小姐過去。」

「可有說是什麼事?」素姑姑連忙笑着問道,手中的銀兩剛要遞給方姑姑,一個柔軟的小手卻搶了過去。

素兒一愣,低頭看向顧暖暖:「大小姐?」

「素姑姑您就別給方姑姑錢了,方姑姑在祖母身邊,定然不缺花銷,就說這衣服,方姑姑的衣服可是今年開春便做了,您的衣服可是前年開春才做的,這錢還是收着自己做點衣服吧。」

顧暖暖眨巴着大眼睛,一臉心疼的看着素兒:「素姑姑你把外祖母送來的吃食分給方姑姑一點就好,那可是御廚所做,方姑姑當然沒有吃過。」

這方姑姑可是跟着祖母從鄉下來的,聽說是鄉下的鄰居,如今跟着祖母倒是狐假虎威,平日里沒少說她母親的壞話。

祖母不喜母親,這方姑姑可有一大半的功勞。

顧暖暖說完,又看向方姑姑,臉上的笑容愈發燦爛了:「方姑姑,這可是我外祖母送來的,別人都吃不到的!」

方姑姑臉色極其難看,不過是吃食罷了,哪能比得上銀子!有了銀子,她什麼吃不到!虧這大小姐還將吃食當成寶貝!

偏偏她又挑不出理來!

眾人都知道大小姐喜歡吃,如今主子將自己最喜歡的給下人,照別人看來那可是天大的福分!

「多謝,大小姐。」方姑姑咬牙切齒的擠出了這句話。

隨即轉身就走,毫無規矩可言。

「大小姐……」素兒總覺得今日的顧暖暖有什麼不對勁,但是對上顧暖暖那燦爛的笑容時,什麼疑惑都沒有了,還是那個天真的大小姐,怕是剛才是真的心疼自己。

「娘,我們走吧。」顧暖暖回頭看向一臉複雜的蘇敏蘭。

她的改變已經很慢了,但是還是瞞不過母親,她不準備坦白前世的事情,但是蘇敏蘭必須接受她的改變。

她只有一年的時間部署,不能再等了。

顧暖暖垂下眼帘,小手緊緊的拽住蘇敏蘭的纖細的手指:「娘親,我不是傻子。」

蘇敏蘭微微一頓,似乎是明白了什麼,對上顧暖暖認真的臉色,蠕動了雙唇,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以前阿暖裝傻,覺得他們不喜歡我是阿暖的原因,如今阿暖明白了,不管阿暖怎麼做,他們都不會喜歡阿暖。」

「阿暖……」

「可是阿暖不稀罕,阿暖有娘親,有外祖父外祖母,還有舅舅舅母和表哥。」

顧暖暖揚起燦爛的笑容,溫和的陽光斜射在臉龐上,為她的笑容鍍上了一層金色,格外的好看。

剛踏入老太太的金苑中,便聽到了顧項燕哭泣的聲音。

顧暖暖微微勾起嘴角,又迅速放下,臉上帶着軟軟萌萌的笑容與蘇敏蘭走了進去。

「砰!」

剛掀開帘子,一個花瓶便扔了過來。

素兒和葡萄連忙拉着自家主子後退。

「阿暖?」蘇敏蘭迅速看向顧暖暖,見她無礙這才微微鬆了一口氣,眉頭微不可聞的皺了皺,與素兒對視一眼。

素兒朝着蘇敏蘭搖了搖頭。

蘇敏蘭深吸一口氣,剛要拉着顧暖暖進去,就聽到裏面老太太不耐煩的聲音:「怎麼?還不進來?難不成讓我這個老婆子去三跪九請?」

顧暖暖走了進去,請安之後便看向顧項燕:「妹妹怎麼又哭了?你想要什麼東西直說便是,不用每次都來祖母這裡哭……」

顧暖暖一開口,顧項燕就愣住了,這不是在潛意識的說她一哭就是看上了她的東西嗎?

迅速看向老太太,然而老太太也沒反應過來,這個一直安安靜靜的大孫女是要做什麼?

顧暖暖嘆了一口氣,皺着胖胖的小臉來到了顧項燕身邊,握住了她的手:「妹妹,你前幾日哭是因為想要我外祖母送我的釵子。」

「十幾天之前哭,是想要我小表哥送我的狼毫筆。」

「上個月哭是因為看上了舅母送我的布匹。」

隨着顧暖暖的一句一字,顧項燕的臉「噌」的一下紅了,而周圍的人顯然也愣住了,完全沒想到打斷顧暖暖的話語。

卻見顧暖暖再次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揉了揉自己的包子臉,一臉無奈的說道:

「妹妹,我的好東西都已經到了你的房間了,你再哭我也沒東西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