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為什麼……」

鮮血染紅了整個丞相府,奴僕主子百餘人倒在血泊之中。

而中間,一個不足十歲的小人兒抬起了染上污血的臉龐,那精緻如年畫娃娃般的孩子發出了如夢囈般的詢問。

一張軟萌的小臉上帶着迷茫的眼神,胖乎乎的小手摸了摸將自己護在懷中,背後卻被一把劍貫穿的女子:「娘……為什麼……」

似乎是在等待着女子的回答,又似乎在自言自語,當摸到鮮血時,小人兒再也忍不住的哭了起來。

「為什麼!」

撕心裂肺的聲音在空曠的丞相府格外的清晰。

「為什麼爹爹要陷害外公!」

「為什麼爹爹要殺了丞相府的百餘人!」

「為什麼爹爹連娘親你也不放過!」

「為什麼!」

一聲聲,一句句,似乎快要將小人兒壓得喘不過氣來,染滿鮮血的小手緊緊的抓着自己的胸口,大口喘着粗氣,而每一句質問,卻是讓聞者傷心,聽者落淚。

只是,除了迴音沒有人回答她。

空氣中,瀰漫著濃郁的血腥味,不知道過了多久,傳來了整齊的步伐聲,驚醒了沉浸在自己思維里的顧暖暖,木訥地看着眼前穿着鎧甲的士兵,而走在最前方的,赫然就是丞相府的三姑爺,如今的鎮國大將軍,顧武。

「暖暖……」

生硬的聲音,讓顧暖暖忍不住打了個寒顫,緊緊的拽住已經冰冷不已的母親的手。

耳邊迴響着母親所說的話。

「阿暖,趕緊跑,不要相信任何人,你的祖母,你的父親,他們都要你的命!趕緊跑!」

跑,對,趕緊跑,她必須跑!

顧暖暖胡亂的爬了起來,警惕的看着眼前的血脈至親,邁着粗短的小腿一個勁的後退。

然而,下一秒,就被侍衛給鉗制住。

顧暖暖滿臉淚水,盯着顧武,哆嗦着雙唇,她想問問他為什麼?

「暖暖,你若聽話,便還是我顧家女兒。」

顧暖暖狠狠握緊雙拳,指甲嵌入肉中,疼痛讓她恢復了一絲理智,使勁扭動着自己小小的身體,好不容易掙脫出來,卻是一個踉蹌,跌落在地上。

顧暖暖雙手雙腳的爬了起來,一步一步走到顧武面前,仰着頭,看着那個曾經在自己心目中猶如山一般高大的男人,那個給自己安全感的男人,那個讓自己活得無憂無慮的男人,為什麼,就成了劊子手!

「虎毒尚不食子,爹爹是要殺了我嗎?」

顧暖暖沙啞着聲音讓空氣陡然一默。

「爹爹,明日就是我十歲生辰,爹爹曾答應暖暖,要帶暖暖去郊外的莊子泡泉水,說那能讓暖暖的身子不再虛弱,不再害病。」

「爹爹,您還說,要帶暖暖和娘親去看那從番邦傳來的首飾,說要將娘親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爹爹,您……」

「夠了!」顧武猛地抬頭,通紅的雙眸里沒有任何錶情,「暖暖,你若聽話,我便饒你一命,你若想與你母親團聚,我自然會送你一程!」

陰冷的聲音讓顧暖暖的心也跟着墜入冰窖。

「爹爹,我是您的女兒啊……」幽幽的嘆息聲,不知道是在提醒着顧武他們之間的血脈之情,又或者說,是在為自己而感到悲哀。

顧武冷笑一聲:「只怪你的母親是她。」

「為什麼……」

顧暖暖狠狠的咬着嘴唇,垂在兩旁的雙手緊緊的握成拳頭,盯着顧武的臉,一字一句的問道:「我娘做錯了什麼?我外祖一家又做錯了什麼!」

撕心裂肺的控訴聲,讓顧武愈發厭煩。

顧暖暖卻是笑了,她從小就有一顆七竅玲瓏心,只是被母親保護得好,萬事都不願意多想,然而,只要她稍微轉轉腦袋,結合著所發生的事情,她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她爹顧武,到現在一共一妻一妾。

所有人都羨慕母親得了一個有情郎,卻不曾想,父親是在為那個妾室守身如玉。

她爹顧武,對自己慈愛,卻對她同父異母的妹妹顧項燕嚴厲不已,本以為是喜歡自己,卻沒想到是為了培養妹妹成才。

如今京城,誰人不知顧家有二女,一女琴棋書畫,騎術劍術樣樣精通,一女只知吃喝玩樂。

這,都是她爹爹的功勞啊!

「暖暖……」

「你閉嘴!」顧暖暖猛地怒吼出來,一向軟萌可愛的臉上,帶上了一絲狠戾,小巧的人兒一個轉身,直接抽出了一旁侍衛的劍,毫不猶豫的朝着自己心臟處捅了進去。

顧武終於露出了震驚之色,看着顧暖暖,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疼愛我的人已死,我顧暖暖自然不會獨活。」

「我只願用自己鮮血為祭,下一世,再不願成他人之靶,再不願讓親人離世!」

「暖暖!」

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而她卻已閉上眼睛,陷入黑暗之中。

「老天,如若真有來生,我願手刃仇人,再不被他們蒙蔽!」

「叮,恭喜宿主,第五千個任務完成,榮獲重生丹一枚。」機械的聲音在顧暖暖腦海里響起。

顧暖暖睜開眼睛,不點而赤的唇瓣微微張開:「換。」

看着手中的重生丹,顧暖暖勾起了一抹笑容。

本以為自己會死去的她,卻不知道為何綁定了一個所謂的系統,為了能夠親手報仇,她答應了系統的條件,去了五千個平行世界,做了五千次任務。

而每一個世界都讓她大為震驚,也明白了自己原有的世界是如此的落後。

五千個任務,沒有人知道她是如何堅持下來的,裏面的辛苦血淚只有她自己知道,但是能獲得重生丹,她知足了。

「宿主請注意,一旦服用重生丹,將會與系統自動解綁,重生後的事情宿主只能一人面對,祝宿主好運。」

依舊是那機械的聲音,卻聽出了裏面濃濃的不舍。

「宿主不用擔心我,我會尋找下一任宿主。」

顧暖暖挑眉:「我沒擔心你。」

「宿主請不要狡辯,也不要懷疑本系統的掃描功能,本系統明顯感覺到了宿主對本系統的不舍。」

顧暖暖:「自戀!」

話音落下,顧暖暖直接將重生丹服下,在陷入昏迷的前一秒,顧暖暖發出了輕輕的聲音:「謝謝你,願你一切安好,二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