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等到日落,丞相府的男人才在小廝的帶領下來到了慈安堂。

「母親。」

「祖母。」

「怎麼回事?」

顧暖暖抬起頭來,走在最前面,一張圓臉,一臉慈祥的老者便是當今的丞相,她的外祖父蘇忠良。

身後,跟着的便是顧暖暖的兩個舅舅。

大舅舅蘇相如遺傳了祖母嚴肅的臉龐,如今官至二品乃當朝吏部尚書。

二舅舅蘇相玄則是綜合了外祖父外祖母的長相,又因時常帶着笑容,因此看起來更為好相處,如今官至三品,乃是戶部左侍郎。

「古嬤嬤,你去看看蘭兒是否醒了,若是醒了便讓她過來用膳。」眾人坐下之後,秦老太太嘆了一口氣,對着一旁的嬤嬤說道。

古嬤嬤剛想應下,顧暖暖卻抬起了頭,長長的睫毛輕微眨了眨,小小的嘴巴將桂花糕咽了下去,慢悠悠的說道:「外祖母,不要叫娘親,讓娘親好好休息。」

「為何?」秦老太太一愣,「這麼久了,也當是休息好了。」

顧暖暖伸出小小的舌頭,舔了舔嘴唇上的點心屑,雙手捧着葡萄遞給她的茶杯:「娘親喜歡爹爹。」

沒頭沒腦的一句話,卻是讓眾人愣了半響。

好在有個馮氏,當下明白過來:「娘,暖暖說的是,小妹現在心裏有那個狼心狗肺的東西,怕是不會讓我們這麼做。」

「說什麼呢!暖暖還在這呢!」蘇相玄迅速瞪了一眼馮氏。

馮氏臉色微微一紅,剛想說什麼,卻聽到顧暖暖軟軟的聲音:「舅舅莫要責怪二舅母,暖暖已經不小了,什麼都明白。」

蘇相如和蘇相玄兩人對視一眼,均從對方眼裡看到了訝異之色,往常的顧暖暖如若聽到他們說一丁點顧家的不是,定然會據理力爭,替顧家說話,怎麼今日卻是順着他們了?

「暖兒可是在顧家受到欺負了?」丞相蘇忠良放下了茶杯,招了招手,示意顧暖暖過來,繼而又看向自己的髮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說清楚為好。」

顧暖暖走到蘇忠良身邊,胖乎乎的小手將茶水蓄滿,繼而乖巧的望着明顯已經焦急的蘇忠良:「外祖父不用擔心,娘親和暖兒都沒事。」

蘇忠良只覺得心裏一軟,摸了摸顧暖暖的小臉,皺緊了眉頭:「怎的又瘦了這麼多?」

顧暖暖嘴角微微抽搐,她再胖就成了個球!

當然這句話她是不會說出來的,還好一旁的劉氏出了聲,將今日的事情說了出來。

顧暖暖覺得,如果劉氏去說故事,肯定能讓人睡着,實在是太沒趣味了,只是直接將事情經過複述了一遍。

沒有任何的添油加醋,卻也讓一眾人氣得不行。

蘇相玄狠狠的捏着杯子:「哼,倒是沒想到顧武是這樣子的人,這些年來,小妹到底吃了多少苦頭?她也是個傻的,居然如此護着他!」

「爹,大哥,這件事不能就這麼完了,他顧武真當我們蘇家好欺負不成?」

蘇忠良沒有說話,蘇相玄又看向自己的母親:「娘,您怎麼說?」

秦老太太嘆了一口氣:「也怪我們當初識人不清,想着得了咱們丞相府的恩惠,又是他主動求娶的蘭兒,怎麼也會對她好,確實沒想到……」

「如今說這些也沒用了。」蘇相玄皺緊了眉頭,「娘難道還要讓小妹去那個狼窩不成?」

秦老太遲疑了一下,手無意識的摸到了自己手腕上的佛珠:「當然是不能這樣算了。」

「和離可以嗎?」顧暖暖抬起頭來,一雙大大的眼睛裏帶着濕意,歪着頭,看着秦老太太十分認真地問道,「外祖母,可以和離嗎?」

軟軟甜甜的聲音在沉默的房間里格外的響亮,劉氏連忙走了過去,將顧暖暖抱了起來:「傻丫頭,這話可不能亂說。」

「為何不能和離?」顧暖暖執着的看着秦老太,「有一就有二,外祖父和舅舅也只能在朝堂上給爹爹下絆子,如此一來,爹爹在家裡就算表面上對母親好,暗地裡指不定怎麼蹉跎母親。」

「更何況,為了擺脫丞相府的支持,爹爹已經攀上了其他人,指不定找着機會,讓丞相府萬劫不復。」

「砰!」蘇相玄手微微一抖,杯子應聲而碎。

蘇相如瞪了他一眼:「為什麼如此毛躁?」

蘇相玄卻不管自家大哥的責備:「暖暖,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顧暖暖垂下眼帘,掩飾住了眼底不明的光芒,依舊是那軟糯的聲音:「二舅舅想暖暖知道什麼?」

「防人之心不可無,外祖父,大舅舅,二舅舅,你們太相信爹爹了。」

一句話,讓三人的心猛地一震,似乎想到了什麼,卻又抓不住思緒。

顧暖暖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娘親和離與否,外祖母拿不定主意,那便再等等。」

「如今朝堂之上,兵部左侍郎位置空缺,兩位舅舅怕是想舉薦爹爹,暖暖的意思是,兩位舅舅先不要動怒,咱們等上一等。」

「爹爹等不到舅舅們的音訊,自然會去找攀附上的人,到時候便是一目了然。」

想到此,顧暖暖勾起了唇角:「兵部侍郎的位置可以給爹爹,但是終身置於這個位置,舅舅和外祖父覺得如何?」

「暖,暖兒?」蘇忠良張了張嘴,許久才吐出了這兩個字,明明依舊給人的感覺是乖巧不已,為何說出來的話卻如此鋒利?

「爹。」一直沒有說話的蘇相如開了口,深深看了一眼顧暖暖,哪怕這孩子藏得很好,但是他還是發現了眼底深處的仇恨。

「爹,朝堂上的事情,咱們稍後再議,至於小妹,娘先試探她的意思,這幾日便讓她好好在丞相府住着,看看那邊的態度。」

「夫君說的是,說到底,還得聽聽蘭兒的意見。」劉氏點了點頭,附和道。

「至於其他,有我們,你先別管。」蘇相如站了起來,走到劉氏身邊,低頭看向顧暖暖,「暖暖,跟舅舅去書房可好?」

顧暖暖抬起頭來,看着睿智的蘇相如,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好。」

牽住蘇相如的手,與其他人行禮告退後,便被蘇相如帶到了書房。

蘇相玄本也想去,卻被蘇相如拒絕了。

書房中,顧暖暖乖巧的坐在一旁,一雙漆黑的眸子看向蘇相如,對上他那打量的眼神,軟軟糯糯的說道:「大舅舅,暖暖只有一個心愿,希望娘親安好,希望顧武萬劫不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