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我媳婦和小舅子。」

陸懷景大大方方的將唐菀他們介紹給大隊長,又對唐菀說:

「媳婦,這是我們石坪大隊的陸大隊長。」

他接到岳父電報時就匆匆找領導打了結婚報告,因為擔心唐菀的成分,他還特地讓領導加急。

回來時報告已經下來了,所以唐菀就是他板上釘釘的媳婦。

陸大隊長嘴巴張成了O型,手裡的旱煙差點掉地上。

好傢夥,這可不止是對象,直接變成媳婦了!

他家閨女得哭死!

「大隊長好。」

唐菀落落大方的站在陸大隊長面前,他怎麼看都比她家那糟心閨女強,也難怪陸懷景瞧不上他閨女。

陸大隊長心情複雜的點了點頭,「你們好。」

他疑惑的眸光又落在唐舟身上,結婚怎麼還把小舅子給帶回來了?

這一點陸懷景暫時不想解釋,他瞥了一眼牛車上坐滿的人,客氣的對陸大隊長說:

「大隊長,人有多點,我們就不坐牛車回去了,你們先回吧。」

「好勒。」

大隊長也不勉強他們,主要是他現在心情有些複雜,他琢磨着回去要和閨女好好聊一聊。

別惦記有家室的人。

牛車漸漸走遠,唐舟這才悄然鬆了一口氣,剛才大隊長打量的眼神讓他很不舒服。

「舟舟,來姐夫家就和在你自家一樣。」陸懷景細心的察覺到唐舟的不適應,唐菀心情不錯。

「放心,我會照顧好他。」

「行,你們好好聊聊,我去借個單車吧。」

陸懷景讓唐菀和唐舟站在這兒等,等人走遠,唐菀才抬頭揉了揉唐舟的發頂。

「舟舟,就算不靠你姐夫家,姐姐也能養活你。」

「可是……」

唐舟垂着腦袋,「陸大哥家裡人肯定會嫌棄我是你帶的拖油瓶。」

「他們要是不樂意,姐帶着你單過。」

唐菀不是沒想過這婚事告吹,只是父母被送走,跟着陸懷景也能避免很多麻煩。

「姐,你真好。」

唐舟感動極了,「等你老了,我孝順你,還讓我兒子女兒也孝順你。」

唐菀:……

大可不必。

好在這時候陸懷景推着一輛鳳凰牌單車出現,他拍了拍單車的橫杠。

「舟舟你坐前面。」

唐舟:……

雖然滿臉抗拒,但當唐舟看見那些靠雙腿走回去的人時,麻溜的跳上單車的橫杠。

然後陸懷景讓唐菀坐後面。

「這會不會太重了?」

不怪唐菀疑惑,畢竟她們三個人可有幾百斤,還有行李,也不知道這單車能不能受得住。

「放心,我有分寸。」

陸懷景將行李箱綁在前面的籃子上,唐菀手裡拎着布包,單車快速朝着石坪大隊駛去。

這可不是後世修好的柏油路,一路坑坑窪窪,顛的唐菀屁股都快麻了。

她滿臉痛苦,直到和不遠處的牛車遇上。

嘔……

于娟坐在牛車上吐的稀里嘩啦,同行的幾個知青個個面色難看。

兩相對比,唐菀忽然發現沒那麼難受了。

果然大部分時候,人都是要靠對比的。

陸懷景一邊騎車一邊給唐菀介紹家裡的家庭成員,唐菀也只能記了個大概。

單車溜過一座拱橋,映入眼帘的是冒着炊煙的村子,正是家家戶戶做飯的點。

唐菀忽然就有些緊張,陸懷景騎着車在村子裏路過,不少好事的人伸着腦袋想看唐菀的模樣。

「景牙子,這是哪個呀?」

「我媳婦!」

陸懷景揚聲回答着那些人的問題,一路過去,唐菀已是面紅耳赤。

這男人也不害臊的。

她正羞惱着,陸懷景騎着單車進了一處院子,揚聲道:「娘,我們回來了。」

唐菀:!!!

有點突然。

單車停下,唐菀的眸光落在在大院子里吃飯的眾人身上。

約莫七八人,個個面黃肌瘦,正圍着一個大圓桌子吃飯。

陸懷景的父親幾年前英勇犧牲,他和王大妮共育有四子二女,長子陸懷仁娶妻李翠花,兩人在家務農,生了一子兩女。

次子陸懷德娶妻王淑華,兩人是光榮的工人,生了兩個女兒。

老三就是陸懷景,老四陸懷麗已經出嫁,最後是一對還沒結婚的龍鳳胎弟妹,分別是陸懷義陸懷梅。

當真是枝繁葉茂的人家。

正在分饅頭的王大妮刷的站了起來,臉上滿滿都是激動。

「老三回來了!」

「娘!」

陸懷景也很激動,距離上次探親假回來已三年,他一個大男人都紅了眼眶。

「瘦了,瘦了。」

王大妮紅着眼拍了拍陸懷景,本是十分感動的時刻,結果一道尖酸刻薄的聲音插了進來。

「這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該不會就是咱們三弟媳吧?」

唐菀順着聲音看過去,就瞥見一個耷拉着臉,個子不高的女人。

不等她說話,陸懷景就黑了臉,「大嫂,你這話什麼意思?」

他將唐菀和唐舟護在身後,氣的陸大嫂一個倒仰,她撇了撇嘴。

「我能有什麼意思,你是咱弟,我當然希望你能找個屁股大好生養的媳婦。

看她瘦瘦小小的樣子,指不定不能生……」

「李翠花你給我閉嘴!」

王大妮怒吼一聲,嚇得李翠花身子一抖,麻溜的躲在她家男人陸老大身後。

「妮兒,你別聽你大嫂瞎說,你能嫁到咱家來,咱家高興着呢。」

解放前王大妮給富貴人家當過丫鬟,唐菀這樣子就是她喜歡的樣兒。

也不怪老頭子死了也惦記給她家三兒娶回來。

王大妮越看白白凈凈的唐菀越看越喜歡,她警告似的目光溜過滿院子的人。

「都給我聽着,老三認定的媳婦就是我認定的兒媳婦,心裏有意見都給我憋着!」

這霸氣的樣子讓唐菀心裏有些佩服,臉上當即就揚起了笑容。

「娘。」

「欸!」

王大妮歡歡喜喜的應下,膈的院子里的人眼睛疼,李翠花眼珠子一轉。

「娘,三弟要娶誰咱們確實不好發表意見,但我聽說她成分不好,我們不能被她連累!」

雖然娘從來沒明說過,但李翠花看唐菀的模樣就知道這肯定是城裡的嬌小姐。

「老大,管管你媳婦!」

王大妮被氣的冒煙,連忙小跑着去院門口看了看,幸好沒什麼人,這會兒是飯點,大家都擱家裡吃飯。

她關好院門快步走進來,陸老大正瓮聲瓮氣的拉了一把李翠花,「你少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