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望着她清澈的眼眸,陸懷景啞然失笑,他在胡思亂想什麼呢。

唐菀一個小姑娘要是有搬空這兩人家當的能力,也不至於要嫁給他遠走他鄉。

「他們家東西都丟了,那爸媽給我準備的東西也沒了嗎?」

唐舟有些氣憤的捏緊小拳頭,下一秒又釋然道:「丟了也好,反正他們也不會還給我。

我還得感謝那個深夜搬空他們家的人,算是替天行道!」

他小小年紀說出這麼一番話,讓唐菀一驚,她連忙拉住唐舟。

「舟舟,別瞎說。」

「我知道的姐,我就在心裏偷着樂。」

唐舟雖然還不知道堂舅舅參與了舉報爸媽的事情,但他們以前經常去家裡打秋風,所以他本身就不喜歡他們。

聽他們姐弟兩的對話,陸懷景徹底打消對唐菀的懷疑,正好火車到站,他拎着行李走在前面。

「跟在我後面。」

這年代還是綠皮火車,火車站裡滿噹噹都是人,擠得唐菀頭暈腦脹。

人太多,她更不敢放開唐舟的手,陸懷景腿長,走得快,一會兒就見不到人影。

唐菀:……

她收回之前說陸懷景體貼的話,大直男!

「姐,咱們快一點,看不到陸大哥了!」

唐舟還是不習慣喊陸懷景姐夫,索性喊他大哥,這會兒他急的脖子都紅了。

「沒事,只要上了火車就行,上去再找他!」

唐菀有些頭疼,她低估了這個年代的人對火車的熱情。

管理不像後世那麼嚴格,有些沒買到票的也使勁火車上擠,等唐菀好不容易帶着唐舟擠上火車卻傻眼了!

票都在陸懷景身上,她也不知道陸懷景買的座位在哪兒啊。

「愣着幹什麼?過來啊。」

手腕被人拽住,唐菀抬眸對上陸懷景無奈的眼神,「就在旁邊。」

「哦。」

唐菀感受到他指腹的粗糲,不愧是常年摸那傢伙的軍人。

過道上也是人,陸懷景身高大長腿,他輕輕鬆鬆走在前面,唐菀牽着唐舟跟在他後面。

她沒想到陸懷景居然還能買到硬卧,看來是找他戰友幫忙了。

正好一排是他們三個的位置,上中下鋪,唐菀對唐舟說:

「舟舟,你身形小,去上鋪吧。」

陸懷景高高大大的人,在下鋪活動都有些難受,誰讓他快一米九的個子呢。

「好。」

唐舟十分聽話的爬上上鋪,小傢伙眼神迷茫的望着窗戶,隨着火車的啟動,他們就要遠離從小生長的地方。

唐菀倒是沒什麼感覺,畢竟她也是剛穿越來的,東城對她來說也很陌生。

她只是對於這個年代的建築和發展好奇。

落在陸懷景眼裡,這姐弟兩都在感傷呢,可對面三個鋪還有人,他也不好提唐家夫婦的事情,於是乾巴巴安撫道:

「鄉下生活也不差,我會讓你們一家吃飽穿暖。」

這話還含括被送走的唐家夫妻。

唐菀扭頭看向他,心中暖暖的,嘴角染着笑,正欲說話,對面傳來一道輕嗤聲。

對方也沒說話,還故意背過身子,唐菀收斂起臉上的笑。

「我相信你。」

她餘光打量着對面卧鋪的人,最上鋪的是個小夥子,這會兒呼呼大睡。

中鋪就是方才嗤了一句的人,看背影像是個女孩子。

至於下鋪,則是一個大娘帶着個半大的孩子,車廂里一時間有些靜謐。

昨晚折騰了一晚上,唐菀也累的夠嗆,她索性從背着的小包里拿出一塊極小的床單。

她故意挑了塊粗布,免得被人詬病,她仔細鋪在中鋪,這才躺了上去。

「我睡會。」

「好。」

陸懷景從未見過這麼講究的姑娘,卻並不排斥她的做法,她這樣嬌嬌軟軟的小姑娘,是該睡好一些。

唐菀小小打了個哈欠,迷迷糊糊睡了過去,一覺醒來外頭的太陽已經曬進車廂。

「姐,你醒了?」

唐舟坐在下鋪,聽見動靜連忙站了起來,「你睡了好久。」

「這兩天沒睡好。」

唐菀含糊了一句,總不能說昨晚她根本沒睡跑去干大事了吧。

恰在這時候,陸懷景端着三個鋁飯盒進來,他揚聲道:

「起來了就吃點東西。」

說著還將掛在手腕的一個軍用水壺遞給唐菀,「我剛打的水。」

「謝謝。」

唐菀從中鋪下來,她不太適應和別人共用一個水壺,在這年代卻是極其正常的。

她從背包里拿出兩個搪瓷杯,然後拿着水壺倒了水,一個遞給唐舟。

至於水壺則還給了陸懷景,三人排排坐在下鋪,就在幾人打算吃飯時,對面中鋪又傳來一道嗤聲。

「切,窮講究!」

唐菀掀開鋁飯盒的動作微微一頓,她微微抬眸,總算看清楚對面坐着的人長相。

十七八歲的姑娘,綁着兩個麻花辮,頭上還別了一個發卡,在這年代應該是家境還不錯的人。

「同志,你家住海邊嗎?」

唐菀淡淡的語氣讓對面的于娟滿臉疑惑,「你什麼意思?」

「管那麼寬。」

唐菀回她嗤了一聲,沒再看她,氣的于娟臉色一變,正要說什麼,她上鋪一直在睡覺的男同志瞪了她一眼。

「娟娟,別亂說話。」

「我又沒有說錯。」

于娟小聲嘀咕着,輕哼一聲拿被子蒙住頭,而她上鋪的男同志則拍了她一下。

「我去打飯。」

于娟悶聲悶氣嗯了一句,唐菀已經打開了鋁飯盒,飯盒裡的一個大雞腿讓她很是震驚。

「你太瘦了,多吃點。」

陸懷景似乎猜到唐菀的疑惑,小聲解釋了一句,唐菀眼尖的瞥見他的飯盒裡只是非常平常的青椒肉絲。

沒看見什麼肉,幾乎都是青椒,而她和唐舟的碗里不止有雞腿,還有一些雞丁。

「我吃不了這麼多。」

唐菀先是拿筷子扒拉了一些雞肉放到他碗里,還給他多添了點米飯。

這倒是實話,這滿滿一大盒米飯,她怕撐着。

陸懷景卻以為她是不忍心自己吃獨食,他嘴角微微上揚。

「以後咱們是一家人,你別這麼客氣。」

她這麼關心他,往後一定是個貼心媳婦。

唐菀並不知道自己造成了誤會,唐舟心疼姐姐,也想將雞肉往唐菀碗里扒拉。

「姐,我這麼小,吃不了這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