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好。」

對上她小鹿般的眼眸,陸懷景不忍拒絕她,想到她家中的事情,他心中多了一抹心疼。

「你不問問我要去找誰?」

唐菀已經從記憶里捋清了關係,原主的爸爸唐時解放前是當地有名的富紳二代。

當年爺爺奶奶還是覺悟高的,甚至捐贈了大半個身家。

爺爺是軍醫,奶奶掌管無數鋪子,可惜兩個老人命不長。

在察覺到時局動蕩以後,唐家便散盡家財,上交一切求安穩。

曾經唐家的紡織廠成了國營廠,唐時是廠長,他們也沒想到熬了幾年還是被人舉報了。

所以他們匆匆和子女斷絕關係,而陸懷景的父親曾經受過唐菀爺爺的恩惠。

前幾年老爺子還在的時候想法子定了這門親事。

原主一直不樂意去偏遠的鄉下所以一直拖着,卻沒想到關鍵時刻救了她一命。

「你想找誰?」

陸懷景怕街道辦的看見唐菀,他順手接過唐菀手裡的行李箱,帶着她往旁邊的小巷子走。

唐菀想了想,既然接受了原主的身體,她也得接手原主的家人。

「我弟弟被爸媽送到堂舅舅家了,但我爸爸要是被送到農場,我不信他們會對我弟弟好。

所以我想將我弟弟接走,你介意我們結婚以後我帶着我弟弟嗎?」

這話唐菀必須要先說清楚,要知道這年頭窮,多一張嘴吃飯,對於不少男人來說是壓力。

「不介意。」

陸懷景看着她瘦小的身形,老實交代道:「我一個月津貼五十塊,養得起你們兩個。」

「不用你養,我們能養活自己。」

唐菀揚起唇,露出一個勉強的笑,「我爸媽還給我們留了一點錢票。」

「你是我媳婦,我養你是應該的。」

陸懷景直白的話讓唐菀心口狂跳,不是說這個年代的人都很含蓄嗎?

怎麼他說話這麼膽大?

唐菀耳根子一紅,「就算我和父母斷絕了關係。

其實我現在的成分也不好,你和我結婚,會影響你。」

他可是軍人,怕是會影響晉陞。

「我知道。」

坦白說,陸懷景之前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有些不情願,可這是他爹的遺願,他望着唐菀清澈的眼眸。

「我會努力多立功。」

看她這嬌嬌小小的模樣,若是被抓走,怕是沒法活下來。

唐菀不知道陸懷景的想法,還感嘆一穿越就遇到一個好人。

這是她在異世最快站穩腳的法子,也許可以和他試試。

兩人說著已經來到紡織廠的家屬樓,唐菀來過這裡,門衛也認識她,只是看她的眼神不太好。

不過礙於她身側跟着的陸懷景,便放了她進去。

「資本家的狗崽子,黑心肝的玩意!」

「呸呸呸,說的就是你,壓榨老百姓的地主崽子,你怎麼不跟着你爹媽一塊坐牢。」

「我打你……」

一群小孩對着中間的小孩罵罵咧咧,唐菀眼尖的瞥見弟弟唐舟的身影。

唐舟才八歲,瘦小的身影站在人群里特別突出。

只一眼,陸懷景就知道那是唐菀的親弟弟,兩人長得有五分相似。

他邁着大長腿正欲上前,唐菀卻忽然攔住他,「你等等。」

「怎麼了?」

陸懷景不明所以,下一秒就知道唐菀為何叫住他。

因為唐舟此刻拽住其中一個小孩,狠狠將人打倒在地上。

這小崽子還是個大力士!

「被他壓着打的就是我堂舅舅的兒子。」

唐菀已經能想像,若是她不來接唐舟,唐舟以後過的是什麼日子。

唐舟發了狠的揍人,嚇得其他小孩子一擁而散,地上的秦飛蜷縮着。

「唐舟,我要告訴爸媽,讓他們打死你!」

「要不是我爸媽,你現在就該跟着你親爸媽坐牢,指不定還得被槍斃!」

「你爸媽就是黑心肝的資本家……」

「不許說我爸媽!」

唐舟紅着眼眸,唐菀快步走上前去,「舟舟,別打了!」

再打就要出事了。

聽見熟悉的聲音,唐舟揮起的拳頭微微一僵,獃獃的轉頭,就對上他姐熟悉的臉。

「姐!」

方才還氣勢十足的男孩瞬間泄氣,他委屈的扁着嘴,像是被人拋棄的小狗。

唐菀心中一軟,下意識揉了揉他的發頂,「舟舟,姐姐來接你。」

此時的唐舟穿的破破爛爛,像是撿了別人不要的衣服,而她媽媽親手做的衣服穿在秦飛身上。

唐菀已經能想像這兩天他過的多麼凄慘,原主一心想着自己的未來陰霾灰暗,倒沒注意到她弟弟更慘。

秦飛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陸懷景一看就不是好惹的,所以十幾歲的秦飛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

「你們別得意,我爸說你爸媽資本主義作風,指不定是特務,這次可慘了,略略略……」

破小孩跑上筒子樓,還對着底下的他們做了個鬼臉,氣的唐舟拳頭又硬了。

「舟舟,先別衝動。」

唐菀隱約察覺到家屬樓不少人好奇的往這邊看,她現在只想帶走弟弟。

不然等堂舅舅一家子下班,可沒這麼容易。

「姐,這是誰啊?」

唐舟的眸光好奇的落在陸懷景身上,眼裡多了一絲好奇。

「這是你姐夫。」

唐菀紅着臉解釋,一側的陸懷景也有些不好意思,但他還是努力讓自己的笑容和善一些。

「舟舟你好,我叫陸懷景。」

「他就是爺爺給你訂的未婚夫啊。」

唐舟眼眸一亮,隨即像是想到什麼似的,他腳步停了下來。

「姐,舅舅他們對我挺好的,我就不和你們一起走了。」

瞥見他眼底的黯然,唐菀怎麼會不知道他在說謊。

「舟舟,姐姐馬上就要跟着你姐夫回老家扯證。

你一個人留在這裡,姐姐不放心。」

他們要快些扯證,不然她的成分始終是個問題。

「姐。」

唐舟小心翼翼瞥了一眼陸懷景,將唐菀拉到一側,「我這麼小,你帶我這個拖油瓶,他家裡人肯定不高興。」

沒想到小小年紀的唐舟說出這樣的話,唐菀眼眶一熱,陸懷景隔得近,這話自然聽得一清二楚,他道:

「你不是拖油瓶。」

「這是誰和你說的?」

唐菀揉了揉唐舟的發頂,語氣溫柔,「咱們能養活自己。」

「舅舅說的。」

唐舟垂着眼眸,「他們還說爸媽永遠都回不來了,還逼我將爺爺留下的東西交出來。」

「什麼?!」

唐菀一開始只以為對方嫌棄他們的成分。

但收留弟弟已是不易,便沒打算找他們麻煩。

可聽唐舟這麼一說,就意識到舉報之事怕是和他們脫不開關係!

不然他們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