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少說什麼少說,人家都知道護着媳婦,你個慫貨!」

李翠花被老實巴交的陸老大氣死了,這個死貨也不知道在娘面前多護着她點。

「大嫂要是看不慣,那我帶着媳婦分家另過。」

陸懷景常年不在家,可他每個月還要寄二十塊的津貼回來,一聽說分家,李翠花當然不樂意。

「我們村的傳統,老人在不分家,咱娘還在呢。」

「你知道我還在,這裡有你說話的份?」

王大妮狠狠瞪着李翠花,「今兒我把話放這,你要是出去亂傳老三媳婦閑話,我首先饒不了你!」

「那也不一定是我說的。」

李翠花就不信家裡人都樂意和這樣的人家結親。

這也是老二家的在城裡沒在家,弟弟妹妹們還沒結婚不好插手。

也就她這個當大嫂的來替大家說說心裏話。

「你們誰還有意見?」

王大妮瞪着眼珠子,她男人當兵經常不着家,後來她又守寡,一個人拉扯這麼多孩子性子自然潑辣。

唐菀一直沉默着沒開口,她牽着唐舟,目光掃過在場的每一個人。

除了幾個怯怯的孩子,和她年齡相仿的龍鳳胎看她的眼神也不太友好。

唐菀向來討厭麻煩,頓時生了退意,同時在心裏盤算能不能在大隊單過。

「娘,她家是什麼成分?」

陸懷梅聽了李翠花的話,頓時有些不放心,她三哥可是軍人,不能被拖累!

「你大嫂嘴碎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信她還是信娘?」

王大妮一掌拍在陸懷梅的頭上,沒怎麼用力,她沒好氣道:

「這是你們爹給老三定的媳婦,之前因為老三在部隊沒空回來一直拖着人家。

老三現在好不容易打了結婚報告,你們誰要是敢攪渾老三的婚事,就給我滾出家去。」

她怎麼會不知道唐菀的成分問題,畢竟唐家的電報一開始是拍到她這裡。

然後她再拍電報給老三,讓老三去接他媳婦。

雖然心有遺憾,可這是她男人的心愿,王大妮不能對不起她男人。

「娘以前也沒說有這麼個人吶。」

李翠花嘀咕了一句,氣的王大妮抄起地上的掃帚就毀了過去。

「你個嘴碎的臭婆娘,我們陸家的事情還得事事和你報告不成。」

以前她是覺得自己兒子配不上不敢和唐家提,估摸着對方就是隨口說說。

要不是唐家落難,這麼標緻的人哪裡輪得上她兒子?

「那誰曉得娘說的是真是假?」

李翠花心有不甘,她娘家表妹老早就相中老三,老三在部隊有津貼,想嫁他的多的很。

怎麼能便宜一個不知道哪裡來的外人。

「你還說!」

王大妮手裡的掃帚狠狠抽在李翠花身上,她瘋狂的往陸老大身後躲。

「你是死人嗎?怎麼也不護着我!」

「陸懷仁,你敢幫她試試!」

王大妮中氣十足的聲音震的陸老大不敢反抗,只吶吶的張嘴。

「媳婦,你彆氣娘了,娘一個人拉扯我們兄妹六個不容易。」

唐菀看在這裡,大抵明白陸家的當家人是誰,她這未來婆婆幾乎拿捏住了全家人。

「謝謝娘。」

陸懷景對於王大妮的維護十分感動,他牽着唐菀的手。

「部隊已經批了我的結婚申請,我明天就帶着菀菀去領證。」

「這是好事。」

王大妮總算沒有再抽李翠花,眉眼溫和的落在唐菀和唐舟身上。

「這是你小舅子吧?來,擱家裡坐。」

「娘,三弟結婚怎麼還把小舅子帶來了?」

李翠花皮癢的很,剛挨完打又跳出來了,簡直越挫越勇。

「你意思是往後你娘家不用來人了是吧?」

王大妮戰鬥力十足,壓根不用唐菀插手,就將李翠花氣的跳腳。

「那不一樣,我娘家就在隔壁大隊,來也不帶住的,三弟媳就不一樣。

來回這麼遠,吃住都得不老少糧食。」

「我自己帶了糧票!」

唐舟接收到姐姐鼓勵的眼神,挺直着脊背,姐姐說娘給他們留了糧票和錢。

「你來你姐家那裡還要準備糧票。」

王大妮狠狠瞪了一眼李翠花,對唐舟揚起一抹和善的笑容。

「娘,菀菀父母現在不方便照顧舟舟,以後舟舟跟着我和菀菀生活。」

陸懷景的話再次讓陸家炸開了鍋,王大妮倒是沒怎麼意外。

收到電報以後她去郵局唐家回了電話,自然知道唐家情況,這倆孩子也是個可憐的。

李翠花不敢再冒頭,扯了一把陸懷梅,「妹兒,咱養你三嫂一個嬌滴滴的姑娘還不夠。

還得幫她養弟弟,哪有這樣的道理啊。」

「娘,你這哪兒是娶兒媳婦,我看是娶了他們一家子!」

陸懷梅是家裡最小的,被寵的有些天真,李翠花一慫恿,當即就反應最為強烈。

李翠花捅了捅身邊陸老大的胳膊,「你要是敢同意,我就和你離婚。」

「娘,這不好吧?」

陸老大吶吶的張嘴,不敢看陸懷景的眼,顯得有些心虛。

唐菀依然沒說話,觀察着家裡每個人的反應,王大妮也琢磨到唐菀的意思,對着眾人啐了一口道:

「老三的津貼就是再養兩個小子都養得活,他養關你們屁事!」

「那老三結婚了總得生孩子吧,到時候還不是我們幫着養。」

李翠花說的直接,氣的王大妮又拿掃帚抽她,「你現在怕老三拖累你了?

那以前老三沒結婚拿津貼貼補你們小家的時候你怎麼不說?我現在把話撂這,誰也不許管老三的事情!」

她氣的心口疼,這不知好歹的玩意,要是老三他們兄弟真的離了心,吃虧的是誰?

李翠花被懟的面色鐵青,陸懷梅也面色不好,顯然都對唐菀有意見。

陸懷景黑了臉,再次提出分家,「娘,大哥他們要是不同意,我們分家吧。

反正我結婚了也不在家,到時候我媳婦和舟舟跟我一起去隨軍。」

一聽說他要帶去隨軍,李翠花鬆了口氣,好歹不用伺候這嬌小姐。

「不行。」

王大妮依然執着,「等兩年你弟弟妹妹們全部結了婚,再分家。」

不然她死了沒臉面對老頭子。

一聽說隨軍,唐菀心口的大石落下,陸懷景還是個有擔當的,她拍了拍唐舟的肩。

隨後看向院子里臉色各異的眾人道:「娘放心,我弟弟就算和我住,那也是幫我。」

說著她遞給唐舟一個眼色,唐舟乖乖點頭,隨後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撿起院中的一根木頭,然後用力一折!

砰……

比鋤頭還粗的木頭應聲而斷,嚇得眾人面色一變。